设置

关灯

穿越女王绯天:后宫男妃谱 完结第33部分阅读

最新网址备用
    她并没有说剑是我给她的,她告诉女王,说漠古剑能守护她,能降妖。女王最怕的是我的亡魂纠缠着她,墨萱愿意献出这样的神剑,她最高兴。

    漠古剑被摆在了祭坛,那里就成了我停留的地方。

    没有人再会阻止我和瑶日在一起,虽然她不能说话,可我一直在她身边,告诉她宫里的变化,给她讲述宫里发生的有趣事情。

    宁静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

    漠古剑开始发颤,我隐约听到了瑶日的呻吟,和九烁的嚣张,他在剑中桀骜不驯:“魂鹰!别再说这么无聊的事情!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就给你你想要的天下。”

    我不要天下,我要的是瑶日。

    九烁不会懂,他一直以来都误会:我爱权利胜过我爱瑶日。

    “你不放我?哼——总有一天我会出去!我和九昭哥哥是孪生兄弟!这世上总会有孪生子出世,等他们长大,那副相似的面孔就会解开我的封印,瑶日想禁锢我,那是痴人说梦!”

    九烁本想威胁我,我却做得决绝。

    我把诅咒流放于民间:孪生子是不详的,是禁忌。

    第570章:【番外】来世,你做王我为妃(1)

    我不想瑶日的牺牲白费——为了瑶日,民间成为炼狱都与我无关。

    一日复一日,一年复一年。

    日日夜夜,年年不休。

    九烁在漠古剑中日益嚣张,他总在用不同的话刺激着我,只有我,不为所动,不顾诱惑。我怕世间人抵挡不了诱惑,我用念力沦陷了祭坛,陷入底下,埋上了漠古剑。

    后世的人们不敢触及这片被诅咒的地方,随后也就不了了之。

    祭坛的上方长满了杂草,宫外很多楼阁被翻新重造,久而久之,她们只记得传说。

    xxxxxxxxx

    千年,一轮花开。

    皇宫里又有不得了的动静了——御花园的池塘里,盛开了一朵殷红的曼珠沙华,又是水生之花,却与千年前的黑色花朵不同。

    我在地底,千年的思念幻化出了瑶日的模样……

    我知道,御花园的那朵花……是为了瑶日而生,千年来,我救她脱离了漠古剑,她可以转世再生,可以继续我们俩的来世。

    果然,一年后,漠古敦煌的皇宫里多了一位小公主。

    我看着孩子学步,看着她开始牙牙学语——

    瑶日的后裔世代流传着我和瑶日的那块丝帕,这时候,那东西到了孩子手里,她紧紧抓着,不愿撒手不愿放开。

    女孩儿稚嫩地念起:瑶日……爱瑶日……

    皇朝里的大臣们和皇族都把女孩儿当成是先代女王的转世,那一朵盛开在池塘里的曼珠沙华,还有那一个远古时代的名字。

    孩子就随了那个名字:瑶日。

    瑶日开始了她的轮回,而我……却被漠古剑中的九烁连累,他一天不灭,我就一天不敢离开世间,我怕他再出来作恶,我怕……哪一天,我爱的瑶日会再次以身殉剑。

    瑶日在宫里一天一天地长大,她并不知道,一缕亡魂时刻在她身边……守着她读书念字,守着她的喜怒哀乐。我看着她成长,那模样……和千年前的“她”一模一样。

    第571章:【番外】来世,你做王我为妃(2)

    长公主的成|人礼,迎娶的是魂家的男人:最先做了公主的男人,注定不会是未来的男妃,宫里人习惯把男妃之位留给墨家的长子,女王的继承人深信,墨家的长子能守护漠古剑,能保她们一世为王,国泰民安。

    瑶日的洞房花烛,我附上了魂家少年的身子,原本,他墨色的眼瞳变成了水蓝色……

    我在铜镜里看清了自己,这张脸是别人的,可内在的魂魄变了,我取代了这个身子的主人暂时有了新的生命:千年不灭的亡魂,我依然是我,一身红色的蟒袍——今夜,我属于瑶日。

    酒过三巡,瑶日的大喜之日,她微醉,与我齐肩坐在床边——

    少女的十指抓着她膝上的红裙,新婚之夜,对于女儿家而言,瑶日她很紧张……

    “那个……她们说……你叫魂越?”

    “不,我叫魂鹰。”

    “魂鹰?到底哪个名字才是真的?”她稚气地扭头问我,映着烛火,是她红扑扑的脸颊。

    “魂鹰,我的名字。”我凑去她的耳边,重复着……

    “嗯……我、我叫……”

    “你叫瑶日……”从她出世,我就知道她是谁,是我千年来在等的爱人。

    倾身之际,我吻着她的颈窝……她在害怕,挡手在我胸口,紧张地说:“别……别这样……我、我害怕……唔……”

    我的吻堵上了她的拒绝,指尖爬上了她的红装盘口,轻柔地卸去我们彼此的衣物——

    我没有开口哄她,在我心里,我的瑶日天不怕,地不怕。她更不会害怕我的亲近……渐渐的,少女没有拒绝,或者……她觉得男女之间的情爱,很好玩。

    千年前,我和瑶日什么也没有——

    千年后,瑶日转世再生,我借了魂家男人的身子又活了一次;这一夜,整整晚了千年的洞房花烛——

    第572章:【番外】来世,你做王我为妃(3)

    吻着瑶日,我在她耳边纵情地道:“瑶日,你是我的王,生生世世……魂鹰是你一个人的男妃。”

    少女成了女人,瑶日红着脸仰望着我,第一次,她抬手摸上了我的脸,用一种怪异的目光打量着我……

    瑶日说:“你到底是谁呢?我好像认识你……你叫……魂鹰?可在我记忆里,那个陪着我的人……不是你这模样的。”

    我苦笑:因为这不是我的身……我还在为你守护漠古敦煌,还在为你守护你的后裔,邪灵未灭,我先救你解脱,剩下的……

    “公主愿意等我吗?”

    “你说什么?”

    “也许,下一世,再下一世,魂鹰会是你梦中的样子和你永远相守。”

    “下一世?那要多久?”

    “一个百年,或者一个千年……或者……长长久久的岁月……”

    瑶日微微歪着脑袋,她困惑,又笑出了声:“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我知道,我喜欢你!”

    xxxxxxxxx

    我以魂越之身成了名叫“魂鹰”的男人,成了瑶日新女王身边最得宠的男人。魂家的人有些莫名,她们送进宫的儿子为何会突然改了名字,好在她们没有追究,她们揣测这是皇女的决定,也就没有多说无意义的话。

    从洞房夜瑶日对我的恐惧消失之后,她喜欢粘着我,我们形影不离,整日相伴——她现在还是公主,尚未做女王,我们有太多太多的时间追回千年前没能在一起的懊悔。

    瑶日说,她就是有那么一种说不上的感觉,那片空虚因为我的出现都填满了,每天——每一刻,满得回溢。

    我明白……那是“瑶日”的心,她知我的存在,她能感应到我爱她的心。

    瑶日这一世登基时,二十岁,我们的孩子已满周岁。

    有一件事,瑶日避不了,无论她愿意不愿意,她必须把后宫男妃的正主之位给墨家的男人……

    “魂鹰,对不起……”

    第573章:【番外】来世,你做王我为妃(4)

    我看着她,却笑:“没事,这是我作茧自缚,与你无关。”

    因为在千年前,是我在宫里流传了必须让墨家的长子为男妃——这事上,怨不得瑶日。

    我起身为她斟茶,这一世,瑶日不会逼着我给她斟茶倒水,是我自己愿意的,无怨无悔。

    瑶日坐在那里嘀咕道:“其实……朕只想要你一个,不要别人。”

    我一怔,会意的点头,一个不留神,茶溢出了杯子,覆流桌面——

    这一幕,又在千年后上演。

    瑶日突然麻木地说了一句:“魂鹰,茶……溢出来了……”

    “嗯,我会擦干净的。”

    千年前,我不愿意擦去我和瑶日之间的仇恨,此时,我不由自主地说了这句话。瑶日突然捂着心口,倏地站起了身!

    “怎么了?”我不明白我说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

    瑶日摇着头,她说她先回御书房,于是转身提着裙摆,急匆匆地走了——

    唯有我一个人在凤轩宫里叹息:

    如今的瑶日,不是我爱的她——做不到像瑶日一样的决绝。

    偏偏,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翌日的早朝,瑶日宣布:并不是只有墨家的男人才能做正妃,此生,她只要魂鹰一人,不收多余的!

    整个朝野因为她的决定而震惊,她们看瑶日年轻,多加阻扰;瑶日不为所动。她的脾气一直如此,自己决定了的事,连她自己都不会去推翻最初的决定。

    这一座后宫,这个家,仅存在我们和我们的孩子——

    xxxxxxxxxx

    我在地底守护漠古剑的千年中,忽视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最初,瑶日死时,不足三十岁,千年来,她的后裔——那些公主和女王没有一个能活得长久的,有的小公主先天体弱,夭折无数,就算活下来的,也活不过四十岁。

    仿佛,这是瑶日死时留下的邪恶毒咒——

    也许,这和漠古剑中邪灵九烁的怨念有关。

    我和瑶日的这一世,相亲相爱——

    第574章:【番外】来世,你做王我为妃(完)

    只有二十年的岁月。

    二十年,足矣。我深信,来世,我还能再找到她……

    瑶日驾崩,我选择与她陪葬。

    皇陵地底,她睡着,我醒着——我带她回到了皇宫漠古剑前,幻化水晶棺,存留她的影像。

    我是魂体,可魂越的身子还活着。每当我思念瑶日,我会回到凤轩宫前,扮作卑微的男卑,清扫着这一座与我有缘的宫殿,慢慢的,从年少到了白头。

    宫里,我和瑶日的女儿登基,她的小公主们相继出世,那二公主最为体弱。

    出于怜悯之心,我护了那孩子的心脉,希望她能活得更久——

    我忘了,我的神力来自于九昭,不适合用于凡人,二公主身上的灵气,竟在多年后召来了我的老朋友,九昭循着那份相似的气息,成了二公主的男侍。

    千年后,他又回来了……是不是意味这漠古剑中的九烁也会现世?

    我再等,等待有缘人——

    魂家的男人总脱离不了女王的后宫,多年后,我在凤轩宫外打扫,听着宫里男卑们正在欺负一个稚气的小子。

    第一眼,我看见了他水蓝色的眼。

    一瞬间的震撼——好像故事又回到了从前:漠古敦煌的女王和魂家流着若水族血脉的男人……永远都是一个循环往复不灭的神话。

    魂鹰番外(完结)

    ————————————————————————————————————————————

    后记,写在完结后的话:

    魂鹰的番外完结了,整篇故事告一个段落,至于何泽的番外,待定。近期不做考虑——关于后续部分也不作考虑,无相关通知亲们勿等本篇。最新通知都会跟着最新更新的文,或请亲们自行订阅本文,一有更新就会在你的qq上有通知。

    古代常有女子祭剑一说:最喜欢最心疼的就是《仙剑3》龙葵——那一身蓝得忧伤的广袖流仙裙,千年不灭,唯爱而已。(其实,偶是因为红龙葵而喜欢蓝龙葵,嘿嘿嘿,那弓箭好帅好帅~~)

    孪生子之说:源于小时候的情节,《圣斗士星矢》北欧篇里就有孪生子为不详之说,北欧人将其中一子丢弃或是杀掉,运气好一点的孩子就能活下来,很伤感的一段。

    下周(7月12日~14日中的某天)上传新故事《倾心冷傲夫君:殷红雪》:

    一朝代嫁冷傲堡主。杀手情人?王爷爱妾?唐门少夫人,还是代嫁的替身?没个礼堂没个洞房,苗疆毒女撞唐门毒君,丑女一朝恢复倾世之貌,你翻了醋坛,却害我生个儿子差点垫上性命,这一世,谁欠了谁的?

    第575章:【新文】倾心冷傲夫君:樱红雪

    【新文】倾心冷傲夫君:樱红雪

    一朝误嫁冷傲堡主。杀手情人?王爷爱妾?唐门主母,还是混作了代嫁的替身。没个礼堂没个洞房,苗疆毒女撞唐门毒君,丑女一朝恢复倾世之貌,昔日情郎又想玩暧昧,堡主夫君翻了醋坛,害我生个儿子差点垫上性命!

    推荐其他完结故事:

    1、【邪王宠心】娶了相公来欺负(完结本)

    烧卖买了太多,碰巧看见一帅得惊天动地的帅哥,色心小动,莫明其妙进了黑漆漆的地府见到满地的鬼。一只其貌不扬的呼啦圈砸得倒霉孩子做了冤鬼——既然不能还阳,那就签个保险玩个,剧情自选:娶俩相公生俩孩子,做做皇朝女王,会会祭司情夫。

    2、【鬼王狼君】救了豆腐救错郎(完结本)

    【】臭狼,别总想着吃豆腐,豆腐不等于幸福;深陷青楼夜夜春宵只是你一厢情愿的鬼话。好心救你,你却吞我一颗心!色、狼,还我的宝贵;我们成亲仅是一纸契约,就好比野鸡和野鸭凑不成真正的鸳鸯,红线那一头的“人”还是一个未知数。

    3、【女王绯天】后宫男妃谱(完结本)

    了,我是女王:却是人人憎恶的暴君?身边的男妃不是自杀就是毁容。他是京城第一美男子,心有所属无奈成妃,自毁容颜甘守冷宫;他是武林盟主,入宫行刺却成了失忆的傻男宠;他是逃家的少爷,宁和弃儿同床自毁“贞洁”不做女王的玩物——

    4、【妃王界】我的我作主(完结本)

    泛滥,我要做最坏的女主。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太便宜了。先折腾个半活你再死。皇子、太子又如何,我的我最大,绝世帅少我保镖。怎料夜黑风高被个腹黑的掳了去,珠胎暗结做了娃的娘……你做你的帝,我不做你的妃,姻缘苦海自有“岸”。

    第576章:【墨羽番外】男妃宿命,琴音绝唱(1)

    那一年的夜里,女人抱着刚出世不久的男婴来到了河边——孩子在她怀里喃昵,她抱着孩子的手在颤抖……

    只要把他丢进河里——就没有那个诅咒了!

    她是墨家的女主,是皇朝的将军,为什么命运这么捉弄她?!她生下了一双男婴,是传说中不详的孩子……她清楚地记得稳婆在她床边的惊叫!

    那一刻,她手上的血……不仅是她自己和孩子们的纽带——也在那一刻,她掐死了那个为她接生的稳婆!她要她的孩子……绝不允许任何人泄露这个秘密。

    她拖着产后虚弱的身子来到神秘的林中……这里,曾是那个爱她的男人教她练武的地方。

    他喜欢她的时候,她高傲自负,不为他的点滴所动——

    当她看到那个男人嫁给文臣做夫婿的时候……她才明白,自己对那个男人的感情,只是……一切都太晚了,他成了别人的夫婿,而她自己流浪在外,怀着别人的孩子回到了故土。

    她不知这双孩子的父亲是谁,她只想要墨家的继承人,无论男女都可以:女子可以练武,保家卫国;若是儿子的话,注定了会是宫里女王的男妃。

    素来高傲的她,却在临盆的这一夜看到了死神近在咫尺。

    她生的孩子,不是一个,而是双子:是给王朝带来不详的双子。

    她只能留下一个——

    那么,另一个孩子呢?

    她傻傻地抱着不懂事的婴孩站在河边,她想把他丢进河里溺死。

    她也想过……放下这个孩子,任他随波逐流,去一个没有人知道他身份的陌生地方——若是这样,她的孩子还能活下来。

    对……她要孩子活下来……

    就算是做街边的乞儿也好……

    活着总比死了好!这是她的骨肉——

    “墨清,你在那里做什么?”

    清冷的夜里,在她的身后响起男人的声音。

    她惨白了一张脸回眸看他……

    第577章:【墨羽番外】男妃宿命,琴音绝唱(2)

    男人一步一步走近她,他的目光从她的身上慢慢移到了她怀中的孩子身上!

    “你刚刚生子,不在将军府静养——这么晚了出来做什么?”

    “我……”

    “你可别告诉我,你是带着你的儿子出来看月亮的。”男人早已没了昔日的温情,他是不是早就对她失望了?难道……当初他对自己的“爱”也荡然无存了?

    “墨清,把孩子给我!”

    “不……”她摇着头,紧紧护着怀里的小生命,“何泽……他是我的孩子……”

    “可是你想把他丢进河里淹死——”他一语道破她想要做的傻事。

    “不……不是……我想救他……我没有想弄死他……”

    男人沉沉地一叹,她苍白的脸色……让他的心头泛起点滴的心痛——

    他伸手,欲抱走她怀里的稚子,女人突然退开一步,惊恐地喊了起来:“别碰他!何泽,我不会让你抢走他的!”

    “孩子在你那里,只有死路一条;把孩子给我——我来替你去办。”

    “你……说什么?”

    “我去帮你做你想做的事……”他伸手,小心翼翼地抱走了那个小生命,“一直以来,我都在为你的前途铺路,我不会让这个孩子毁了你。这是最后一次——墨清,我会让他活着,如你所愿。至于皇朝的诅咒……我只希望那只是一个无稽之谈。”

    “为什么……对我那么好……你明明和那个女人成亲了……”

    “你说得对。我和她成亲了,从今往后我属于她,不再是你的家奴……墨清,好自为之吧。”

    怀里,没有了孩子的温度,空荡荡的——

    她目送着男人抱着孩子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她失去了何泽,也失去了那个刚刚出生的儿子。

    xxxxxxxxx

    将军府的家奴们说,从我迈开脚开始走第一步的时候——母亲大人就像和我有仇似的。

    她会站在那里冷眼看着我跌倒,看着小小的孩子哭闹。

    第578章:【墨羽番外】男妃宿命,琴音绝唱(3)

    她命令不懂事的我自己站起来,她拿一个听不懂话的孩子当她的士兵一样地训练。

    墨家的女主见不得她唯一的儿子存在所谓的“失败”,母亲总在力求我做得出类拔萃,她希望我的努力和成就必须是双倍的。

    从我懂事起,我从没在母亲的脸上看到半点的笑容,有人说,母亲的笑容被一个无情的男人吃了,那个男人被一个文臣女人抢走了,在我还在母亲腹中的时候,母亲就在他们的礼堂上给了那个贱人一巴掌,扬言她们不再是朋友:魂沁,皇朝的文臣御史抢了她墨清少将军的男人!

    这件事,成了很多人的笑话,就连我们将军府里也在说起陈年往事——

    母亲大人是个严肃的人,严肃得经不起半点的闲言碎语。

    这般戏虐的话,传到她的耳朵里,若是府里人说的,她会亲自动手,把那个多嘴的男卑吊在刑架上,活生生地赏一顿鞭子,直到多话的嘴这辈子都开不了口。若是这事是发生在宫外的,母亲的卫兵会毫不留情地抓上那个男人丢进女人们风流的地方,受尽侮辱。

    久而久之,很多人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提起墨家和魂家的丑事。

    母亲总在教育我:墨羽,你将是京城第一,你要把魂家的那个小子比下去!踩在脚底下——

    魂家的小子?是魂御史的儿子吧?

    我不知道为什么母亲非要让我和他比……不知不觉,“他”成了我整个童年的超越目标。我直觉得,我活着……就是为了超越他!也是因为他,我才会被母亲严苛要求。

    年复一年,我喜欢弹奏我的琴——

    我总在想象,若是母亲温柔待我,会是怎样的呢?我希望她卸下铠甲,会有这样的温柔……我把这些遐想,化作了我指尖的琴音。

    旁人都赞我的琴声好听……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天籁之音,唯有我最清楚,我的琴声,是母亲大人对我的温柔倾诉,是我一个人的梦境。

    第579章:【墨羽番外】男妃宿命,琴音绝唱(4)

    除了琴,我不爱其他——步入少年,我才知道自己身为墨家长子,有一个逃脱不了的宿命:那就是进宫做女王的妃子。

    这一代恶毒女王未死,那就是做一个老女人的小男妃,她若在之后死了,我会垫上我的青春为一个我不爱的老女人陪葬。

    若是运气好,先王驾崩,新王继位——我还能在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女人身边多活几年。

    皇朝有一个传说,墨家的长子守护传说中的漠古剑,身为女王的皇女必然会娶墨家的男人为妃,就算不喜欢,也要娶了做摆设。

    只有上一代的瑶日女王例外,她专横专制,断然拒绝了娶墨家的男人——她只守着唯一的一个男妃,那个男人名叫魂鹰,是魂家的少爷。

    母亲很担心这样的丑事会在我身上重演,所以……她才会对我严苛,不许我身上有什么差池。

    将军府里,有很多琐事,我嫌府里不安静,自己抱着琴去了郊外找僻静的地方……

    第一次,我走入平民百姓的视野,她们震惊、感慨:墨家公子竟是这等绝色?!

    她们在赞美我的容貌……

    我不习惯,一低头,忙着躲开她们的追捧。

    我喜欢上了一个地方:月牙泉。在这里,我的琴音能波及到好远好远的地方——也因为在这里,我邂逅了御纭天。

    她是皇族的皇女,是皇朝的长公主——是注定了要做女王的人。

    我们初始,她坐在我身边听我弹琴,安静地从不打断……我却每次都在意和她同来的那个男人。

    九皓,长公主的男侍……也是御纭天的第一个男人,他永远都是她身边最近的保护,可惜长公主不喜欢他,她对他很是冷淡。

    从一开始,我们彼此的身份就没有隐瞒:御纭天也说,她将会是女王,我们注定了会被绑缚在一起,索性早些认识了才好,将来在宫里,也不会见外。

    我们在月牙泉相会,没有别人知道——我和她的未来,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

    第580章:【墨羽番外】男妃宿命,琴音绝唱(5)

    岂料,先王驾崩之后,宣读先王遗诏之时出了乱子。

    向来都是长女世袭的女王之位,竟然让二公主那个病鬼抢了去,朝堂上,二公主的男侍杀了三公主的男侍,血溅当场,震慑了整个朝野。

    女王易主,御纭天不但没有争取自己的王位,反而把我推了出去——她求我去做御绯天的男妃,跟在那个暴君身边,给她做内应,保她不死。

    她在给我洗脑,她数落她那个病鬼妹妹的可怕和残忍。

    她求我,忘了我们当初的誓言,把我丢给了一个女人——那个奄奄一息就快死的新女王。

    我回到将军府,母亲大人对于皇朝易主之事没有多说,她无所谓谁做女王。无论谁做女王,我都会是后宫的男妃之一。

    大婚那一日,我在袖中藏了匕首——

    我不是去刺杀女王,我不想做女人们丢来丢去的工具。我无力反抗女王的纳妃,我不能自私地葬送族人的性命和地位,暴君不是喜欢我的脸吗?

    可以!这张脸属于我,她夺了长公主的皇位不算,如今还要夺走我,我不会让她如愿!

    ——我可以毁了我自己!

    高台上的花烛染着,我对着她冷嘲热讽之后,抖出了匕首狠狠化开了自己的俊秀的容貌——

    大红蟒袍上瞬间染血!血滴落下,落在她的脸上,瞬间弄脏了她的脸……

    那么火辣辣地刺疼,瞬间在我自己的脸上爆发,我闻到了手上的血腥,那是我的血。

    未来——

    我绝对不接受和一个垂涎我的容貌的暴君相处一辈子!

    身边的少女很快惊醒——

    她急着帮我找御医,她急得大喊,我颤抖染血的手上,盖上了她的手……

    她在说:别乱动!会更疼的——你等等——我去给你喊御医!

    一个不会自称“朕”的女王……我不可思议地透过指缝看她……

    我怎么觉得自己被骗了?

    这样的少女,她对点滴的血腥这么敏感,怎么可能是众人惧怕的暴君?

    我毁了自己的脸,她却在为我求最好的药——

    我在床上躺着,脸上的疼,钻心刻骨!

    第581章:【墨羽番外】男妃宿命,琴音绝唱(6)

    没多久,御绯天失去了她的男侍……那个妖言惑众的男人,他被推上了斩妖台,身首异处。更过分的……御纭天竟然命人送来了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她被吓哭了。

    我护着她进了寝宫,她蜷身在那里,独自哭泣,那么无助……

    漠古敦煌,那么多强悍的女人,我未曾见过这样柔弱的女子,让人心生怜悯……想借给她臂弯,想给她温暖……想在她身边为她守护。那是一种截然相反的处境,不存在什么女尊男卑。

    xxxxxxxxx

    长公主善妒善疑,她怀疑我的不忠,御花园亭中的一席话,很简单——不存任何的暧昧和誓言。

    偏偏……御绯天看到了。

    地上撒着她亲自给我送来的药粉,她一个人在草丛后面抹泪,心酸的眼泪,映着一颗支离破碎的心。那一夜,她逃出了宫,竟也无人知晓,直到第二日,整座宫闱乱成一团。

    日后,我听她说起:那一夜,她遇见了魂水,那个注定了和她纠缠一辈子的少年。

    也是御绯天自己说的:若不是知道了我和御纭天的藕断丝连,她不会离宫,也就不会遇见魂水……更不会发生日后很多很多的悲剧。

    她回宫了,却在她自己宫殿里伤害她自己——

    绯天总在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她说她不属于这里,她想回家,死了是不是就能回到原来的地方?

    我取笑她的懦弱和逃避,讽刺她的胆小……因为我曾经爱的是御纭天,她就彻底绝望了吗?我选择证明:证明我和御纭天没有合谋害她,我也想证明……我的心有了偏离,其实……我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喜欢上了这个我可以插足保护的女人?

    冷宫,是她陪我一起进来的——

    冷宫外的大锁呢……那一夜,有人把我困在了冷宫,害我成了笼中的鸟兽,无法逃离。

    宫外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

    我在冷宫,与琴为伴……

    我忽然觉得当初我和御纭天所谓的有多么的傻!

    如果我不是墨家长子,如果不是为了那把传说中守护女王的漠古剑——御纭天还会在乎我吗?

    第582章:【墨羽番外】男妃宿命,琴音绝唱(完)

    最新最快发布网站看小说就到

    冷宫里,飘起异样的风……

    我环顾四周,惊恐地问着:“谁?!谁在那里?”

    没有人应。

    好似是我想了不该想的问题……一时间触动了奇怪的气氛。

    我在思念中等着绯天来接我离开冷宫——我害怕,怕她在外面是不是有了新的男妃而忘了曾经的我……多少个夜里,我后悔,我这张脸倒是是为了御纭天而毁的?还是说,我的脸是被御纭天间接害成了这样?她说的话……统统都不可信!

    我要做我自己,相信我所看到的,我能感受到的——

    宁静的午后,枯井里响起了绯天的声音……她又出现在我面前,连同两个男人!

    卓侠。

    他洗净了他的脸,逼着我看到了昔日自己的容貌!那是我的脸——却在他的身上附着?!他带着漠古剑出现在御绯天的身边!

    一把血痕剑,一段古老的诅咒,成了卓侠的恨——他恨母亲当年抛弃了他,他恨我被留下,而他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机缘巧合,他进了宫,阴差阳错,他又成了御绯天的男妃。这时候我才知道,母亲对我的严苛要求……我那么努力的背后……实则也是在为卓侠争取着什么。

    远古的诅咒,为何把我们本是血肉至亲的兄弟分离?

    那远古的诅咒,又因为我和卓侠的见面而释放了剑中的邪灵——

    很多年以后,当御绯天生下了那个男人的孩子,当卓侠补上宫中正妃之位一切都安静下来的时候……远古的邪灵带着魂水的身再次出现在我们大家面前,这一个故事又倒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我似乎成了这个故事的多余:墨家的长子不是我,守护漠古剑的也不是我……可我注定是这宫里的男人,逃不走,躲不掉。

    也罢,每一夜,她还会倾听我的琴,无论男妃也好,琴师也罢,我只想在你的身边有我停留的一个小小空间。

    若是还有来世,我会守着我的脸——守着唯一的你,再也不容其他人挤破我们的爱。

    ps:墨羽番外篇完结。

    ----全文终!

    louis00/space/405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