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穿越女王绯天:后宫男妃谱 完结第29部分阅读

最新网址备用
    ”

    “他?他不过是中了毒水,再多再烈的毒本尊都能逼出来。最可怜的是你们……到底是想要他活着还是要本尊活着呢?”

    “不!不要!”一直沉默的魂沁这时候冲了出来!她挡在“魂水”的身前,冲着九皓道,“不要杀他——他说魂水还活着!别杀他!”

    九皓垂着银白的发,他哭笑不得:“邪灵妖孽说的话也能信吗?!走开!”

    冲动的他,顿时觉得肩上压上了一个人的手,转首去看,竟是卓侠。他刚从御纭天的府宅回来,才进宫门就听说有人在朝殿上闹事,他急着赶来,却听到了刚才的那番话。

    “这是……怎么回事?”

    他看到了魂水?

    精神奕奕地男人正对着他笑……笑容里,多少的诡异无从说起。

    九皓见了他,连忙扣住了他的手腕!欲夺他的剑——

    “你的剑!你有漠古剑!快砍了他,他是妖——不是人!”

    “不要!不可以!他是魂水!你别杀他!”魂沁紧紧护着身后的男人,不管他是不是“妖”,这是她的魂水,这一次,她不会再让她的孩子受伤。

    争执不下,那一侧墨清突然喊了起来:“陛下昏过去了!快帮我替她止血!魂沁——”

    卓侠最先过去,他看到绯天苍白的唇色心乱如麻。

    她忍着痛,拉下了卓侠的颈子,附耳轻声吩咐着……

    他点头:“我知道了……别怕,凡事有我在……”

    这一句坚定的话,偏偏绯天的目光又转向了魂水——

    她最在乎的依然是他。

    她说:把九皓推上斩妖台,凡事……听魂水的……朕要他活着。

    ps:新文《银月》无评论区,编辑说搜吧抽风,刚好中奖,囧……也许以后都没得评论区了,所以那本的评论请转作者的留言区。汗一个……

    【结局】镜花水月,稚子之心(5)

    x x x x x x x x

    他的身边,只有持着漠古剑的男人一路跟随——

    九烁说:“既不是想杀本尊,你总跟着又是何苦?你的女王回了寝宫养伤。你最担心的还是她吧?”

    “绯天最担心的,是你。”此话一出,卓侠又随即改口,“我说错了——绯天担心的不是你这妖魔,而是这个身子。我也不想看到你弄坏魂水的身。”

    九烁嗤笑着:“真是个碍事的臭小子。也罢——看在是你和另一个家伙破开了本尊的封印,本尊就许你跟着。”

    他说这番话,卓侠不禁握紧了手中的剑!

    他差点忘了,是他和墨羽……

    “那个……”卓侠问起他,“你的封印……”

    “你应该知道,九昭和本尊是孪生兄弟,但凡这世上有孪生子出现,九昭哥哥就会先来到世间——有一个人,他知道这个秘密,所以他把这可怕的诅咒到处散布,让漠古敦煌的子民都觉得孪生子是禁忌。你和你的那个弟弟……”说起这个,九烁不屑一哼,“若不是你们的脸不再相似了,本尊也不需要这么大费周章借用这男人的身子复活!”

    “你说什么?”

    “本尊说,如果你们兄弟俩只有相似的容貌才能帮助本尊修炼人形——在遥远的若水族的洞窟里,本尊等了很久,看到这个身子顺水而来,又是若水族的后裔……”

    “所以你就用了魂水的身吗?”卓侠抢断了他的话!

    九烁的意思,他多少明白了,因为墨羽毁了他的脸,他和墨羽之间不再是“相似”的孪生兄弟……迫得九烁不得不用魂水的身子来复活?

    “既然你要宿体……你用我的身子吧?能不能把他的身子换下来?”

    “因为女王吗?”人世间的痴情,在九烁看来就是傻乎乎的游戏,“不需大费周章,很快她也会去阴曹地府见她的姐妹。本尊要断了御家的香火!”

    【结局】镜花水月,稚子之心(6)

    “为什么……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你非要斩尽杀绝?”

    “瑶日欠下的!”说话间,他已经来到了目的地。

    卓侠抬眼,他看清了这是冷宫——最初,九烁就是从这里出来的!

    “这里……有本尊的老朋友。恕不接待你——”九烁阴冷一笑,他进去了,甩袖间,冷宫的大门又合上了。

    卓侠想推……可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打不开。

    他不敢走远,静静候在门外。

    他猜到九烁想去见的是谁——这里,曾经是九昭和九烁的寝宫。

    xxxxxxxxx

    “你可真悠闲——魂妃大人!”

    九烁看到了“他”,那抹虚白的魂,正在抚着褪色的纱帘——

    魂鹰笑了笑,同样讽刺道:“五年了——你才回来。九烁,是不是被那身体里另一个魂魄折磨得难受?”

    “你——”他愤怒地想反驳,身前的那抹亡魂已然到了他的身边。

    魂鹰笑道:“魂水的脾气……不会容你轻易驾御他的,他那么倔强。你一心想对御家的女人不利,他就更不会乖乖听你的话。”

    “不听话又如何?!现在还不是被本尊压下!”

    “你这狂妄的脾气还是没有变——九烁,难道你都不觉得你的心里有了温度吗?”

    “没有!”

    魂鹰不紧不慢地蛊惑道:“你有——九烁,千年的诅咒到了这一世,你已经输了,从你借上魂水的身,你就逃脱不了身为人的七情六欲。魂水爱御绯天,你离御绯天越近,魂水心里的感应就会越强——本宫有没有说错?”

    九烁瞪着他,因为愤怒,他的水蓝色眸子,成了邪恶的银色瞳孔——这才是他真正的眼睛!

    他怒而不言,盯着魂鹰,等着他继续说!

    “表面看似你得志,本宫相信……时间一久,这身体原来的主人会把你赶走——没有感情只知仇恨的邪灵是抵不过人间真情的。”

    “闭嘴!本尊不想听!!”

    【结局】镜花水月,稚子之心(7)

    他咆哮着执着魂鹰:“你——你死了千年为何不灭!瑶日喜欢的不是你——为何你愿意替她守住漠古敦煌!你要的是权势,和我追求的一样!本就没有什么爱情——都是你虚造的谎言!”

    “邪灵不会懂人的心。九烁,你注定了会回到漠古剑中,无需他们用剑收你……”

    魂鹰的话没说完,九烁抬手捂上了自己的耳朵!

    他不是来这里听魂鹰说教的——他是来炫耀的!却不想,魂鹰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刺到了他的心里,顿时让他急躁不堪!

    他急骤逃走,逃出魂鹰的魔音!

    卓侠见他出了冷宫,正欲追去,里面的声音悠悠传来:“莫追了——你想魂水恢复原状,最好带着漠古剑躲得远远的。”

    这句话,卓侠可不敢认同:“我不跟着他,他会乘机刺杀绯天,我赌不起!”

    敞开的宫门被风推动着,发出轻轻的一声“低叹”——

    里面,魂鹰唤他:“进来陪老夫坐坐,这世上,并不是赶尽杀绝才是最终的结局。你们将他封进漠古剑,再等下一双孪生兄弟之后,九烁还会现世。这样长长久久的往复,何时才是个尽头?”

    卓侠楞在原地,指尖摩挲着漠古剑……

    他想起了小时候,想起自己被丢弃的身世和际遇——他不希望自己的悲剧在其他人身上再次上演。他侥幸活着,这千年来的双生子,很多只活下了一人,也有像他一样被丢弃,永远都无法知道自己身世的孤儿浪者——

    诅咒,止于他和墨羽。

    五年前,菲儿被绯天送去御史府,他的心竟在那时候霍然开朗……他不再埋怨墨清留下了墨羽丢弃了他,作为母亲的墨清——其实在她心里也有很多的不舍。所以……她是抱着一线希望,她是希望他能在外界长大成|人,而不是一出世就夭折。

    是墨清丢弃了他,却也是墨清给了他活下来的机会。

    【结局】镜花水月,稚子之心(8)

    能活着——能守在绯天身边,已然足够了。

    他挪了挪脚步,没有追着九烁而去……

    卓侠轻叹一声,他转身进了这座神秘的冷宫——仅是陪着魂鹰说说话,这些年太过平静,他已经很久没来看他了。

    xxxxxxxxx

    他伏在岸边喘着,抱着发疼的额角……

    那刺激着的疼痛,九烁讨厌这样的感觉!

    他是千年的邪灵,怎会败给一个凡夫俗子?!

    “不许出来——是本尊救了你,这个身子是本尊的——不是你的!”他对着水面上自己的倒影呵斥着!就像对着身体里的那个执拗灵魂!

    一双银色的眼瞳之色未褪——

    可是,那个声音一直在他耳边徘徊……

    他在说:别碰绯天,管你是不是邪灵,我会带着你一起毁灭。

    九烁冷笑着,他的失措,并不知晓身边有人走近,直到孩子童稚的声音突然响起:“叔叔……你头疼吗?菲儿帮你揉揉吧?”

    孩子的小手搭上了他的肩头,轻轻柔柔的。

    九烁看着水面上孩子的倒影,一瞬间,仿佛这池子里的水都淹了上来,将他吞噬!喉头像是卡了什么,几欲发声,落不出半点的声音。

    小小的孩子,但是看着孩子的侧脸,就和御绯天很像——

    他回头,诧异地盯着她!

    菲儿对上他狰狞的脸,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他的眼睛好吓人……

    一大早起来,菲儿就听见宫里乱糟糟的,那些人对墨羽说了什么……他一脸的慌张,对着菲儿却又强作镇定,他带她坐在御花园,把他的琴交给了菲儿,让她独自在亭子里坐着,不可以到处乱跑,菲儿点头答应了。她在亭子里拨着琴弦,忽然看到了“他”也来到了御花园,他跌坐在池塘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

    不知为什么……菲儿就走了过来。

    九烁盯着孩子的一双眼瞳,心里又涌起了不知名的百味,那样的感情……是人的感情。

    【结局】镜花水月,稚子之心(9)

    就连他的手也开始不听话!

    他慢慢地抬手,摸上了孩子细嫩的小脸……如他所见,很像御绯天的一张小脸——他的指尖颤抖着抚向了孩子的眼睛……

    “唔……”菲儿闭上了眼睛,他的手指摸在她的睫毛上,痒痒的。

    他摸了好久好久,一开始,菲儿觉得痒痒的,很好玩,过了一会儿,她又觉得这样的感觉很温馨,等菲儿睁眼看的时候,她盯着男人的眼瞳,从银色变成水蓝色,不再是那么狰狞的一副面容,叔叔长得很好看,还有……

    “叔叔的眼睛也菲儿一模一样!”孩子快乐地喊了一声。

    他恍如从梦中惊醒,重复道:“菲儿……菲儿?”

    “对。菲儿是我的名字——”

    “你……是菲儿……菲儿……”他像找了魔似的重复孩子的名字,和绯天的名字相仿,和绯天的容貌相仿,这个孩子还有和他一样的水蓝色眼睛!

    菲儿歪着脑袋打量着沉默的他,她笑着告诉陌生的男人:“墨羽说,是女王娘亲取的,御史婆婆说,菲儿的名字最好听!”

    他默默地念起,一声哽咽,百感交集:“你是绯天的菲儿……我的……孩子?”

    近在咫尺,菲儿听不清他独自絮叨的是什么话。

    她觉得她离开亭子已经很久了——

    “菲儿要会亭子里坐着,墨羽看到菲儿不听话,他会生气的——叔叔,你也去亭子坐坐吗?池子这里风大。”

    “我……可以吗?”

    “可以!这里是菲儿的花园,菲儿许你可以去亭子坐坐,菲儿弹琴给你听,好不好?”

    虽然她还不会弹琴,见他的第一眼,菲儿只有无限的亲近感。

    xxxxxxxxx

    不远处,女人苍白的脸色迎着风中的沙尘……

    风中,有沙子的味道。

    粗燥之后,却又有风的沁香……

    至少,她已经闻到了。

    她目送着孩子牵起地上的男人,拉着他往亭子那头去……这时候,心里涌起的全是滚烫的情愫,冲刷多年来冰寒的内心。

    【结局】镜花水月,永生相守(1)

    墨羽守在她身边,不禁嘀咕一句:“真是的……哥哥不是跟着他吗?怎么他跑来了御花园,不见哥哥的身影?”

    “卓侠不在也好……”她捂着腹部已经包扎好的伤口,无力地应了一声。

    若是卓侠跟来了,他一定会挡着九烁……那样的话,“魂水”会见不到菲儿的。

    墨羽担心道:“菲儿一个人在亭子里面对那邪灵……会不会有危险?我还是去让护卫们过来吧?”

    昨夜的一切,他都听说了……那边的人不是魂水,而是从漠古剑中出来的邪灵,他害死了御纭天和月儿,现在……菲儿一个小小的孩子面对可怕的邪灵,让他怎么能不担心?

    “魂水能感应到……那是他的孩子……他不会伤害菲儿的……”

    五年来,她的唇边第一次泛出笑意,就算伤口再疼——都抵不过现在的甜蜜。

    她愿意赌:魂水的心里有她,九烁占了他的身,魂水依然记得出手救她……他当然也会疼惜菲儿,菲儿会把他带回来,慢慢抹去那充满复仇心的邪灵。

    他们的世界那么美好,根本容不下这多余的污秽。

    “墨羽……”

    “在,陛下——”

    “扶朕回宫吧。”

    “那……菲儿怎么办?”

    “不会有事的,魂水会愿意听孩子说话。”

    墨羽沉默地点了点头,毕竟心里更多的是担心。

    一边扶她会寝宫,他时不时地回首看他们的小公主——

    亭中,男人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孩子,贪婪地看着菲儿的一举一动……

    爱她,早已超脱一切,忘记一切。

    他听着那些刺耳的拨弦声,会莫名其妙地想起那个会弹奏天籁的少年;

    月牙泉边的草丛,私会相伴的年轻男女,孤独守护的男侍;

    坐在墙头的那一夜,月光柔和,他亲眼见着不远处走来落魄的小乞丐;

    那块带着水的锦帕,那个装傻扮作痴儿的刺客;

    【结局】镜花水月,永生相守(完)

    夜深的草丛,黑漆漆的密道、银发的孤魂魂鹰……

    还有,总在他记忆深处徘徊的少女的身影。

    一切……恍如昨日,昔日的记忆如潮水般涌起,势不可挡。

    御花园里,有风吹过,带起“沙沙”的响声——他循声望去,在这熟悉的花园里看到了陌生的一幕:树上没有翠绿的叶,只有一片夹带着墨色的“叶片”随风舞着……

    那……是什么?

    xxxxxxxxx

    九烁出现的那一天,朝中百官心有余悸却不敢问起,墨清、魂沁、墨羽对他时刻都提高着警惕,也只有她和卓侠镇定地看着“他”和菲儿相处。

    稚子童心,菲儿正在一点一滴融化那个凶残暴戾沾满邪气的亡魂。

    他们不敢去打扰那对父女共聚天伦,至少……九烁很少再露出那双银色的邪瞳。

    御书房里剩下的纸片,她依然每天去挂——

    越来越少……

    当那些“魂水爱绯天”都挂满枝头,就是他回来的日子。

    他回来了……在这之前就回来了……回来的却不是原来的魂水。

    那一日,她独自去了御花园。

    亭子里没有守卫,也没有菲儿的身影;她的身边没有墨羽和卓侠的陪护——

    她走到了树下,望着御花园里茁壮成长的大树,她轻声一叹,想着卓侠不在,她该怎么把这东西挂上?

    倏的,那隐密的树冠里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这位小兄弟,看你面善,能不能帮个忙?”

    绯天震惊地抬头看着……她只看到了少年晃着的一条腿儿……

    仍是那个调皮又稚气的声音:“喂——这一次我要跳了,你一定要把手打开,把我接住!若不然摔坏了腿,你要对我一辈子负责!”

    “魂水……”

    黎明的曙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映照着如梦如幻的身影,太不真实——

    他说:“我想过了,我想进宫做暴君的男妃……只我一人,魂水最爱绯天!”

    女王男妃系列之《后宫男妃谱》正文完结。鉴于本周末外出,下周再上魂鹰的番外篇。

    第509章:【结文】女王绯天:后宫男妃谱

    拖了大家3个月的文文,鞠躬,亲们跟文辛苦了。

    结一个中性的结局,给大家一个遐想的空间:

    第一种结局:喜欢魂水的,可以当作魂水真的回来了,和绯天和和美美继续过。

    第二种:喜欢卓侠的,小标题也提起了“镜花水月”,就当绯天在树上看到的那个身影只是幻象——魂水还是九烁(悲一点的结局)

    囧,俩男主很难抉择的说,留给亲们自己定。(忽略墨羽,墨羽的亲们别打偶~~)

    尾部一些内容防盗版措施,往后会改进的,腾讯原创看书的亲们永久拥有此本,但凡订阅的,将来改后会有订阅提醒,暂时删节版先放,本文腾讯原创首发,最终修改版只属于腾讯原创。番外故事中会提到部分结局。

    喜欢说烂尾的亲们,别辱了自己。你可曾自己写过文?可曾为了一个结局抓掉大把头发?一个定性结局和一个中性结局,你认为哪个结局将来还能发展续集和后传?你非要定性结局的可以自己想象去,北北给大家一个偏中性的,没准哪一天有灵感了还可以续写。作者给自己的文留后路,还望谅解。

    在此感谢几个月来跟文的亲们。福利qb周末会发,平时评论区里发言踊跃的亲们肯定有份,此福利长期有效,北北的v文你只要跟着章节留言,最后结文上新书时肯定有。

    另:《银月》新本点击不高,暂不考虑入v,更多为投出版,亲们喜欢的可以过去看看校园风的。

    7月暂定的几种可能性:

    一、 上新的文。

    二、 《鬼王郎君》那本续写“修罗鬼王”的故事。

    三、 《邪王宠心》那本续邵天涯和袁芯雅转世的故事。(这个考虑g,也有可能年底写)

    亲们是希望另开本还是在原本续写?文下留言。北北可以参考~~

    女王男妃系列第一本《后宫男妃谱》正文在这里告一个段落。番外暂定是魂鹰和何泽的两篇,亲们有啥要求周末可以提,周一发番外就不能再改了哈。

    第510章:【番外】魔女瑶日,女主天下(1)

    【番外】魂鹰魂妃,千年相守

    xxxxxxxxxxxxx

    原本,漠古敦煌是一片绿洲,是男人统治的富庶之地。

    祖母说,母亲大人尚未成亲的那时,漠古敦煌还是男人为帝的。

    祖母还说起,每年祭祀之后,身为帝王的男人威风凛凛地骑马走在最前,身后是他坚不可摧的卫士们。他从京都的大道上,一路回到那座神秘的深宫。

    世间人都说那座宫殿奢华贵气:你走的,是夜明珠铺砌的路,那些在夜晚才会闪闪发光的珠子,都被你踩在脚底下,步履在莹莹的光晕中,只有唯一的男人,至高无上。宫殿的柱子镶嵌着各色的宝石,那是漠古王战争得来的战利品,他在炫耀他的财富,炫耀他征战的凯旋硕果。

    男人过份的傲慢,渐渐成了一种虚荣。

    祖母告诉我:漠古王自傲自己是举世无双的战神,他从不爱惜女人,在他的后宫,每个月都会传出后宫有女人暴毙而亡的噩耗。

    那么情绪化的男人,不善待自己的妻子、妾侍,喜则赏、怒则杀;女人在他眼里什么都算不上,他不会在乎那个女人是不是他的妻妾、是不是他的婢女,漠古王只是倚着自我而生的暴君。

    女人们怕他,在他面前女人们没有任何地位。

    她们害怕自己做错了一点事就会触怒圣颜,女人们在乎自己在宫里的地位,太多的忧虑,有的直接逼疯了自己,选择了自尽。

    做君王的固然如此,他的子民对于家中的女人,也学着效仿漠古王的所作所为——他们只认为这样,就是所谓的“男人”,高高在上,就像他们的漠古王一样。

    不知是何时,后宫御花园的池子里离奇地长出了一朵水生的曼珠沙华,那一夜,花朵绽放,惊了漠古王。

    花朵之色,不似以往我们所见的红色,而是一种诡异的墨黑色,盛放在御花园的清澈池水中。

    第511章:【番外】魔女瑶日,女主天下(2)

    花色不全黑,隐隐泛着没有研开的墨水之色,风一吹,花朵摇曳在水面,伴着涟漪,一阵一阵,能在它的花瓣里看到水面晃动的波纹。

    诡异妖娆。

    占卜的巫师说,那是不祥之兆。

    何谓不详?——漠古王逼问着。

    巫师犹豫了片刻,他看着泛起涟漪的池塘,沉声道:皇朝会被颠覆。花色已黑,阴盛阳衰。

    第二天,很多人在城门口看到了一个血淋淋的人头,是那巫师的人头。

    预言的巫师死了,可预言还在继续。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漠古王越来越担心预言成真,他亲自下到御花园的荷塘里,将那朵黑色的不详之花连根拔去!弃在御花园的水塘里。

    那一夜,身怀六甲的太子妃临盆,生下长公主,取名瑶日。

    漠古王害怕巫师的预言和黑色曼珠沙华所指之女是自己的亲孙女,小公主百日,他把襁褓中的女婴投进了御花园的池子里。

    宫里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幕:那个软软小小的身子落入池塘,激起了水花和一阵涟漪,正当他们担心刚出世的小公主就此溺水而亡,却在下一刻——他们共同目睹了御花园的那个池塘里出现的黑色花朵连带着襁褓,“吞下”了小公主,“吞下”了那小婴儿的笑声,很快水面又恢复了平静。

    宫里的奴仆怕漠古王追究此事,谁也不敢说起。

    等那些年老的宫奴出了宫,关于小公主那桩离奇的故事不胫而走——成了民间大家讨论的奇事。

    十六年后,漠古敦煌迎来了一个强大的敌人,打得自命不凡的漠古王丢盔卸甲,漠古敦煌最精锐的军队溃不成军。

    对方,不是男人,而是一位穿着甲胄的少女,她骑坐在骏马上,英姿勃发。

    她的出现,改写了漠古敦煌的历史。

    谁也没想到,这位突然入侵的少女,竟是十六年前被漠古王丢进池塘的小公主瑶日。

    女婴未死,人们议论纷纷:是不是公主在外有什么奇遇?

    第512章:【番外】魔女瑶日,女主天下(3)

    最新最快发布网站看小说就到

    十六年后,她回来认祖归宗吗?

    人们的揣测太天真,或者说……是瑶日的手段太极端。

    她不单单是战场上的战争女神,更是能操纵水的巫女。

    她不仅给漠古敦煌带来战争,还抽走了全国的水脉,一夜间,绿洲成了荒漠,富庶之地成了洪荒之国。

    她在她的战马上宣布:她将是漠古敦煌的王,从今往后,漠古敦煌女尊男卑,再也容不得欺凌女人的男人耀武扬威。

    男人们不服,他们自建了军队意图反抗,几日几夜的争斗——最后,男人们为了求救命的而放弃了抵抗。

    瑶日女王和她的大军进了城,进了宫——对于她的老祖父,她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当日,他是怎么对她的,她也照样还他,但不是池子,而是黑暗的皇陵。

    瑶日亲自送那奄奄一息的老人进了皇陵,她亲手封上皇陵的出入口,任由那个冷血的男人和他辉煌的皇朝永睡地底。

    跟随漠古王的老丞相战战兢兢,他迎着新女王坐上王座。

    瑶日冷蔑地看了他一眼,她道:“朕的朝野不需要男人,明日让你们家的女人上朝替你的位子。”

    “这……”老丞相一时不知所措,“微臣家的女人只懂相夫教子,不懂在朝为官啊……公主殿下……”

    一句错误的话,一声错误的称呼。

    瑶日仅是抽出了腰上的佩剑,手起刀落,血溅一道弧线,她司空见惯这样的杀戮,收剑回鞘。

    “你——过来。”她唤的是在王座旁哆哆嗦嗦的小宫女,瑶日指了指地上的血渍,她吩咐着,“给朕擦干净。”

    小宫女颤巍巍地看了她一眼。

    傲慢的少女不禁冷笑,她倚坐在诺大的王座上,妖娆又傲气,那王族的气势与生俱来。

    她笑着说道:“谁给朕擦干净这地,这丞相的位子就由谁来坐——当然,朕要的,是女人站出来。别说你当不起丞相之职,就算是现学,朕都不介意。”

    第513章:【番外】魔女瑶日,女主天下(4)

    她的声音,大殿上的人都听见了。这番话,是她故意说给面前卑贱的男人们听的。

    一时间,朝殿上很安静。

    过了半晌,瑶日遣走了大殿上的文武百官,让他们自己看着办,明日,她要见到她的臣子都是女人,后宫的婢女悉数回归原籍

    那些在战场上被俘的男人成了瑶日后宫的奴隶——她给了他们新的称呼,瑶日称他们是“男卑”,改朝换代,在她的眼里,男人都算不上什么东西。

    这样的个性,从某种程度来说,和她祖父的霸道无礼又野蛮……很相似。

    xxxxxxxxx

    这一夜,对于朝中的文武百官而言,是一个心惊胆颤的不眠夜。

    我的祖父在朝中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臣子,文武都沾了点边儿,说起白天在朝殿上新女王的一举一动,他边说,边颤抖,惊魂未定。

    家里,母亲抱着熟睡的我,看了看年迈的公婆,她铤而走险,说了这么一句话:“明早,我去。”

    在我的记忆里,母亲一直都是个坚强的女人。

    我尚未出世的时候,父亲死于战乱,母亲很早就守了寡,在我最初的记忆力,这个女人坚强得令人不可思议,也是因为这份坚强,她缔造了魂家的“神话”。

    可以说,母亲除了年幼的我,别无其他眷恋。

    那天早上,她代替祖父上朝“为官”,抱着必死的决心——

    用母亲的话来说,面对瑶日,那简直就是对着毫无感情的狠毒猛兽,绝不能用正常的情绪思维来衡量她下一步会去做什么。

    也许,只是做错丁点,瑶日会拔出她的剑,让你身首异处。

    上朝的时候,母亲列在队伍里,回首看了看四周,朝堂上的盛况看在她眼里:哭笑不得。

    第514章:【番外】魔女瑶日,女主天下(5)

    没有几个女人是穿着官服来的,就算有,那也是不合身的,有的宽大,有的紧致,她们虽然着装,可面部表情扭捏得厉害。心里的不安和担心都表现在表面了。

    母亲在另一排的最前看到了一个站立挺拔的身影,只看一眼那个的背影,可以想想属于她的那份自信。

    瑶日换下了平日的铠甲,今日的她一身耀眼的皇袍在身,她打着哈欠儿,看似随意又不是稳重。她坐上王座,等她看清站在她面前的女人们,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少女爽朗的笑声回荡在朝殿上,把座下的女人们弄得不知所措——

    瑶日笑够了,她指着那些涂脂抹粉的女人呵斥道:“你们算是什么东西?穿着这样敢来上朝——都把朕当什么了?!”

    不怒自威的少女,胆小的女人听了,忙不迭地下跪求饶,顿时在母亲身边的那些女人都跪下了,有的掏出了帕子拭泪。

    瑶日坐在上面晃了晃手:“给都朕滚回家去告诉你们的男人,往后别来上朝了,他们不再是朕的臣子,若是想到朕的后宫做男卑,朕很欢迎——”她讽刺地拖长了最后的语音。最后,她怒然呵斥道:“滚——”

    朝殿上,女人顿时少了一半。

    剩下她们几个站着的,幸好没有腿软。

    母亲站的那一排,前面的人都撤去了——瑶日直接对着母亲勾了勾手指,冷笑着:“上来吧。”

    “是,女王陛下。”

    母亲这样的答话,瑶日喜欢。

    于是……当母亲走到最前,她略一瞥首,总算是看清了身旁另一个女人的模样——这一眼,墨家的女人也浅浅地看了看母亲。

    世间就是有这么微妙的关系:魂家和墨家有着千丝百缕的关系,可以纠缠几天、几个月、几年……甚至是到千年之后的未来。

    xxxxxxxxx

    瑶日女王十六岁登基,魔女一样的气势镇着漠古敦煌——

    也因为瑶日的改朝换代,漠古敦煌的男尊女卑的体系颠覆成了女尊男卑的时代。

    第515章:【番外】魔女瑶日,女主天下(6)

    起初,女人们都不适应,原本高高在上的男人还会反抗,不知是何原因,那些野蛮无礼的男人一反抗,第二天就会病倒。越是凶悍,病得越重死得越快。

    男人们都说那是巫女的诅咒——是瑶日的诅咒,诅咒那些反抗女人的男人们。

    正因如此,男人们为了保命,学会了逆来顺受。

    其中,不乏等待时机,甘愿受辱的义士——

    身为男人,他们怎会愿意让一个毛头丫头坐在王位上掌控他们的生死?

    更何况……他们从原本的一家之主变成了可有可无的“男人”,他们把这些看做是一场噩梦,等待着有人会把他们从梦里推醒,还他们原本的生活。

    可惜……这样的希冀,只是一场空。

    十年来,瑶日的地位坚不可摧——男人的希冀成了泡影,他们只能日复一日地习惯“女主天下”的局面。

    这些……都是祖母对我说起的故事。

    我叫魂鹰,因为女王的登基,我随了母性,唯有一双像极了父亲的水蓝色眸子没变。

    母亲说,我那短命的父亲本是若水族的族人,若水族的人都是这样的眼睛,会世世代代的遗传下去。

    关于瑶日的故事,我六岁的时候,祖母就经常念起——

    瑶日登基的那一年,我六岁,那个女人威风凛凛入朝的身影,我都看在眼里,成了记忆里抹不去的画面:

    那么美丽的女人,那个霸气的女人——这天下,唯有瑶日配得起女王的王冠。

    瑶日的登基改变了很多事情——

    比方说:我家的一切。我随了母姓,这是其一。

    我的母亲成了朝中举足轻重的大臣,和墨家的女人势均力敌,她们俩成了瑶日身边的左右手,很多时候她都在忙她的政事,无暇顾及年幼的我。

    瑶日成为女王之后,漠古敦煌的风俗在她的影响下不得不改变:女人开始娶男人,一个不够,可以有两个——有权有势的贵族,她们的府第收的男人越多,那即是一种炫耀和攀比。其中就有我的母亲——

    第516章:【番外】魔女瑶日,女主天下(7)

    母亲也在自己的府里收了很多男人,她把一家之主的男人之位留给了我早逝的父亲,悬空了丞相府男主的位子。她留着这么个空虚的位子,抹煞男人互相争宠的麻烦。

    两年后,魂家多了一位“小姐”,是我同母异父的妹妹,她没有和我一样的水蓝色眸子,就算是母亲自己也分不清,府中那么多的男人,究竟哪个才是她的父亲。

    两年的时间,母亲习惯了在瑶日的身边处理政事,她变得冷漠又诡异,不再是以前那个可以抱着我哄我入睡的温柔女人。

    表里如一,她处事犀利,毫不逊色于男人——她很少和我说话,也很少照顾年幼的妹妹,母亲唯一的仁慈就是留下了年迈的祖父和祖母。

    他们本是若水族的族人,母亲把他们留在了魂府,允许一双垂暮之年的老人在府里安度晚年。

    妹妹显然比我幸福,祖母没有给她讲故事,从她懂事起,她知道的就是她看到的:在这里,女人是强者,男人是弱者。

    年轻的男孩子等着嫁人,我的妹妹10岁时就在我的面前扳着稚嫩的手指头算计:等她14岁的时候会娶什么样的男人,娶几个,休几个——

    “哥哥,你也来做我的夫君。”她童稚地提出要求,女孩子的霸道傲慢遗传了母亲,她说这话,命令的口吻盖过请求。

    我只能对着她苦笑——

    她看得出我对于她的话不为所动,于是又多加了一条诱人的:“我让哥哥做大的,那些小的——全都听你的话,这样就没人欺负哥哥了。”

    “我不会嫁给你的,傻丫头。”

    “为什么?你天天都在府里陪着我啊——”

    “因为我们是兄妹,成不了夫妻。”

    妹妹赌气道:“可我喜欢你的眼睛,哥哥想嫁给谁?你嫁出去了——我岂不是看不到你了?”

    这个问题,把我自己都问懵了……

    我不知道我的未来会是怎样的,不知道我命中注定的那个女人是谁?

    第517章:【番外】魔女瑶日,女主天下(8)

    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

    年少的一代,少女们占了优势,从今往后是她们选男人,剩下流泪的……成了男人。

    我没有过份的奢求,一如既往地过着平淡如其的日子,男孩子用不着读书识字,那是妹妹那样的大小姐需要费神的。

    不知何时起,我迷上了针线刺绣,午后的午休,我会独自在房中绣上一条丝绢,纹上各种不同的花纹。

    那是一些很奇怪的符号,经常在我的脑海里浮现,我却不知道那些到底是什么;我用针线绣出那些奇特的、类似图腾一样的图案,制成一条又一条女人最爱的丝绢。

    xxxxxxxxx

    “魂家的少爷,你可来了啊——”

    一日午后,我得空离开了魂府,来到京城里最富盛名的胭脂店。

    平日里,把我绣的丝帕寄给女掌柜出售,她知我的身份,许是忌惮母亲在朝中的显赫,我给她看我的绣品之时,她没有拒绝我的要求,女掌柜收下了我的绣帕,摆在店中挂卖。

    这一次,她又兴高采烈地出来迎我——

    “魂少爷,这次你……”她指了指两手空空前来的我,她诧异地问起,“今儿……没带绣帕来吗?”

    “没有……”

    说完了,我不自然地轻叹,目光不敢瞟向摆着我的绣帕的那木柜。

    每次来,我总带着无数无数的欣喜,满怀憧憬把我的绣品摆进木柜里,静待有缘人带走它们……

    只是,每一次我带着期望而来失落而回:那个角落里,我的绣品越积越多,根本无人问津那些纹着很奇特图文的绣帕。

    女人们随身用的丝帕,上面绣着都是形态各异的艳丽曼珠沙华——

    在这里,只有女掌柜的会欢迎我这位不怎么样的绣师。

    “魂少爷,你的丝帕呢?这回没带来新的吗?是忘了吗?还是这些日子府上有什么要事忘了绣吗?”她很热心地追问我,有些急慌慌。

    我只是苦笑,我说:“我是来取回我的绣帕的……”

    第518章:【番外】男儿婚嫁,心已所属(1)

    今日,我不想增加太多的希望,我只是来取回我的念想……都是我的一厢情愿,我梦中那个和我心意相通的女人……根本就不存在……

    女掌柜突然换了一副惊恐的模样盯着我:“取回去?为什么——那么好的绣帕,我这儿还嫌少呢!”

    好吗?

    她这是在夸赞我的手艺吗?

    我在心里笑得更凄凉……

    这些连我自己都不懂的符号到底是什么?

    别人肯定看不懂,所以我的绣帕都成了闲置的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