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穿越女王绯天:后宫男妃谱 完结第17部分阅读

最新网址备用
    ”

    这世上居然有这么大度的男人啊?

    普榭下了一道猛伎:“陛下可以考虑,那么……等陛下什么时候想通,可以答复普榭时,普榭再来助陛下打开这把坚固的锁。”

    “什么?如果我不答应你的条件,你就不帮忙打开这把锁?”

    他点头。

    “如果,我以女王的身份命令你呢?!”

    欲做男妃,锁匠野心(5)

    普榭巍然不怕:“金族本就是个小小氏族,就算女王陛下下令抄家灭族——也不过是在汪洋中丢下一颗小小石子,激不起大浪。”

    他俨然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决心。

    绯天扯了扯身边默不作声的卓侠,现在好希望傻乎乎的他冒出来说点什么。

    好在卓侠也没令绯天失望,他像鸡妈妈一样挡在了绯天面前,训斥着眼前的俊朗少年:“喂!你这是在威胁陛下!陛下是不会答应你的!”

    “陛下是不是答应,陛下自己说了算。旁人无权干涉——”

    “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会开锁吗?”卓侠回头对绯天道,“陛下,要不换一个人开锁的吧?咱们不用他。”

    普榭却是一声轻笑:“对不住,金族的族长是我的母亲,母亲大人也很想把我送进宫里,做不成男妃,至少也要做个男从。若不如此,金族宁可玉碎不为瓦全。陛下当然可以再去找其他能工巧匠来开锁,至于那些锁匠有没有金族精湛的技艺,那就很难说了。”

    卓侠冷眼盯着他,沉声道:“好狂妄,你是说除了金族就没有能工巧匠了吗?”

    对于卓侠的质问,普榭笑着觑他——

    “你是妃还是从?可无论你在后宫的地位有多高,就算陛下独宠你一人,你可别忘了……男妃太扎眼了,会死无葬身之地的。就好像——先代的男妃魂鹰一样,高祖女王独宠他一人,可他孤高傲慢,横行后宫得罪了不少人,以致于最后的下场群臣要将他斩妖台——斩首!”

    最后的话,普榭比了一个手势,横在自己的脖子上,一抹!

    他不想和女王陛下扯破脸,普榭最后做了让步:“纳妃是陛下自己的事情,至于宠幸谁,也是陛下自己的决定。普氏只要一个头衔光耀门楣,普榭早已做好为氏族牺牲的准备。”

    欲做男妃,锁匠野心(6)

    他仰首看着冷宫的高墙,继续道:“这把锁,普榭可以在七天之内打造新的钥匙,为陛下开启。陛下纳妃之后……不用顾虑普榭的处境。陛下可以继续过自己的生活,权当没有普榭这个人……陛下,你看可以吗?”

    “只是……这么简单?”

    “仅是如此,不敢奢求。”

    唯独卓侠不屑地冷哼:都要求到这份儿上了,居然还有脸说“不敢奢求”?

    绯天看了看他,看了看冷宫门上的大锁:说实话,她赌不起,她不能拿墨羽岌岌可危的性命作赌注,眼前只有先救墨羽才是最主要的。

    “如果七天之后你打不开这把锁呢?”

    “普榭愿意提头来向陛下请罪。”

    “好——我答应你!只要这把大锁开了,我就写诏书纳你进后宫。”

    金发的少年翩然点头:“君子一言,相信陛下会信守承诺的。七天之后,普榭亲手打开这把锁,让陛下心服口服——时辰不早了,普榭该回去打造这锁的钥匙,陛下……容普榭告退。”

    卓侠回头看着金发少年自信满满地离去——

    他不喜欢这个人:同样是在御绯天身边的男人,他更看好那个水蓝色眸子的少年,那么直来直往的性子,那么直言不讳的心迹。

    卓侠相信,要论真心喜欢绯天的人,他卓侠的心是真,那魂家少爷的心,更是赤心可昭。

    至于刚刚那个——他在女王身边,只想要权势,为了目的誓不罢休。

    在普榭的眼里,女王陛下根本就不值钱,不过是一个可以反复利用的工具罢了。他要的也不是女王的宠幸……这样的家伙,肯定还有心机和城府。更有可能——是无边无尽的野心!

    “陛下——你怎么可以这么简单就答应他?!”

    欲做男妃,锁匠野心(7)

    “他说他要的并不多……”

    而她只想救墨羽,她和普榭之间纯粹是一场交易。

    卓侠打量着她,不语。

    她……肯定又是为了冷宫里那个墨羽吧?

    也罢,卓侠也想快点见到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少年,不管普榭将来做什么,他会留在绯天身边保护她,谅那小子也不会耍什么花样。

    “这把锁很快就能打开了?陛下是不是很高兴?”

    她笑了笑,算是吧——好歹心里的大石可以放下一半了,等七天之后,她不用只闻琴音不见其人——她可以再见墨羽。

    只是……那时候,该说些什么?

    也罢,见了墨羽,可以说说卓侠,他们的样子,真的好像……不知道墨羽脸上的伤有没有恶化。

    “陛下,接下去做什么?”卓侠的喊话,打断了她的思绪。

    “我们回御书房吧,魂御史应该还等在那里吧——”

    索性,把她家的少爷还给了魂御史,不然……对着那么多男人,她可没辙一个一个去顾及他们的感受。

    和卓侠一起回去的小径上,绯天突然觉得某些地方不对劲儿,她拉住了身边的人:“卓侠,你……”

    “怎么了?”他无害地笑着。

    “你是不是恢复记忆了?”

    她记得他刚刚对普榭好凶——根本就不像个傻子似的,看起来很威风叱诧!

    卓侠无辜地摇头摇头再摇头:“没有啊,还是很痛痛——”

    在她面前,他愿意装一辈子的傻瓜!

    “陛下快走,魂御史会等急的,我们一起去写大字——”

    她无奈地笑:算了吧,眼下傻傻的他,也很好。

    xxxxxxxxx

    宁静的午后,他躺在树荫下睡觉,打着浅浅的鼾声,仰躺在草地上四仰八叉——

    突然,耳边传来了少女的笑声,清泠般的声音,是绯天的笑声和说话声。

    欲做男妃,锁匠野心(8)

    魂水猛的一睁眼,醒来——透过树叶的缝隙,正午的太阳很耀眼!

    刚才一直守着他的老头儿带着他的扫把不知去了什么地方,魂水左右看了看确定四周只剩下了自己……那么绯天的声音又是从哪里来的?

    他起身,循着女孩子爽朗的笑声去找——在一个敞亮的花园,没有漫天的风沙,阳光和煦,这样的环境在漠古敦煌简直就是仙境。

    在树下,魂水看到了一抹舞动的身影:是绯天,她笑着、跳着,别提有多快乐。

    看到这一幕,他直接傻了眼,木讷了半天,才想挪步过去,可惜还没走近,魂水听到了树上传来的声音:“陛下,我要跳下来了——”

    话音未落,树上的落下了一个人影,顿时跌进了女孩子的怀里——他们在地上翻了两圈才停下,魂水定睛一看:那不是招人讨厌的死鱼吗?

    惨了!他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压下绯天的身上,甚至……慢慢低下了头,他的唇距离绯天的双唇越来越近!

    “不要不要!不许碰她!”

    他大叫着,顿时把眼中一幕春色打破!刚刚的阳光瞬间变成了黑暗的世界,风沙又起——绯天和墨羽都没有了身影,他眼前只剩下了黄沙大漠!

    “啊啊啊啊——”他大喊着从梦里醒来!

    耳边,又是那恼人的扫地声:唰、唰、唰——

    “你烦不烦啊!!我的好梦都被你打破了!”魂水在鼻子前挥了挥手,好大的灰尘,难怪梦里起了大风沙把他给吞了!

    这老头儿有完没完,一天到晚都扫地不烦吗?

    魂鹰呵呵一笑,讽刺道:“是个好梦吗?老夫怎么看到你额头满是虚汗?”

    魂水龇牙咧嘴,抬手擦着头上的汗水:“要你多管闲事,去扫你的地吧!”他很累,还没睡饱……人才躺下,身后的老人说话了。

    欲做男妃,锁匠野心(9)

    “你打算这么一直睡下去?没准就在你做美梦的时候,女王陛下就被别人抢了去。”

    魂水一咕噜起了身!

    “你在胡说什么?”

    “你不也担心吗?不是怕女王陛下被其他男妃抢走吗?”这老头似乎能看穿他的梦,一语道破,把魂水晃荡着的心又狠狠推了一把,这下好了,这心口荡来荡去,怎么也稳不下来!

    对!

    他担心——很担心——担心得几乎要了他的命!

    为什么陪在绯天身边的人不是他自己?

    当他在绯天面前说起那一个逃难的夜,她也有一点点的反应呢,他们之间应该没有误会存在了,为什么……他就是无法走近她?这么一再地疏远,总有一天,他会把绯天拱手让给那个可恶的情敌!

    抱着发疼的额头,魂水傻乎乎地看着地上那动着的扫把——

    “喂……老头儿。”他突然叫他,“你是不是在宫里呆了很久?”

    老者笑了笑,说:“嗯……很久很久——久得连我自己都不记得有多少年——”

    十年、二十年……一百年,还是两百年?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能和她在一起?”和心爱的人疏远真的不是个滋味,他不在绯天身边,也不知死鱼会不会动手动脚不规矩。

    “和谁在一起?”

    “废话,当然是和绯天在一起,绯天就是女王。”

    “哦?”老者停下手里的活儿,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不是死也不愿意和陛下在一起吗?现在怎么又改了主意?”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反正和你说了也不懂——”就连他自己也不懂,这世间居然有那么奇怪的缘份,为什么他第一眼看上的女孩子居然是他潜意识里最讨厌的暴君?

    魂水想了想,他不想告诉一个老头子关于自己的情爱是非。

    他是盟主,不是宠妃(1)

    他只肯定:“现在我想通了,我想和陛下在一起——并且只有我们两个,我不要多余的东西在我眼前晃!”

    魂鹰故作唉声叹气:“年轻人,做女王陛下的独宠,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再难我也不怕!”他只怕绯天被别人抢走了,“喂,老头儿,你在宫里那么久,一定知道一些关于皇族的事情吧,你和我说说——”

    魂鹰不禁在心里一笑:看来这小子不傻,聪明得很。

    但是他告诉他:“想了解皇族的事情,你的母亲魂御史知道得更多,都说文臣不如武将,可文臣氏族对于宫里的很多事情比武将了解更多;这些不重要,最关键的,你应该知道女王陛下喜欢什么,最讨厌什么,有些人顺着她的脾气走,她会放松警惕,相反的,有人犯了她的忌讳,你认为,她还会信任那个人吗?”

    魂水眨着水眸看着老人:哇呀呀……这老头,不只是一块老姜,更是一只老狐狸。

    “那……老爷爷,打个比方说说吧?”

    魂水觉得这根救命稻草可以攀附,刚才的敌意一下子松懈了大半,追在魂鹰身后问起怎么在这座女王的后宫玩心机耍诈!

    x x x x x x x x x x

    又是一天的日落。

    昨日,她帮陛下写了一份诏书,是请金族锁匠的;今日,女王陛下又请她帮忙写另一份:纳妃的诏书。

    接着要纳的男妃……竟然是金族普氏的长公子普榭?

    魂沁没有多问,女王的后宫不是她们朝臣应该多问的——

    此刻,她有些庆幸,陛下不要魂水,不然陷在这后宫的浑水里,魂水迟早会被那些满是心计的男人挤掉,她只求魂水跟着魂鹰的这段时间里,能好好磨磨他的个性,也许用不了多久,等他一时高涨的心情一淡,就会乖乖跟着她回御史府。

    他是盟主,不是宠妃(2)

    没多久,魂沁把写完的诏书端去了绯天面前——

    这两天,识了不少字,绯天看着诏书上的这些文字,有些不再陌生,她要学的还有很多,比方说她手上端的这份诏书,不是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该用怎样的口吻和文体来写,目前,她并不熟悉。

    “有劳你了,魂御史。”

    “陛下严重了,为陛下分忧是微臣应该做的。”

    卓侠看着绯天手里的这份诏书,他自顾自地皱眉:在绯天身边的男人……都是这么来的吗?只有他例外,他阴差阳错来到她的身边,也是因为这样的阴差阳错,害他不能表露自己的心,真是咎由自取,自己把自己陷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绯天问起魂沁:“你家的少爷呢……”

    从她回到御书房,她就没再见过那个活力四射的男孩子,应该……是魂御史安排魂水回去了吧?

    身边突然间没有那个和卓侠吵架的抢眼人物,绯天总觉得失了什么。

    魂沁笑了笑,道:“回陛下的话,微臣按陛下的意思办了,魂水不会再来打扰陛下,请陛下放心。”

    “哦……”

    应的这一声,毫无底气。

    送走了魂御史,御书房里,绯天留在桌案边继续练字,卓侠则端着那份纳妃的诏书,他恨不得当下就撕了它!

    “陛下——你真的打算再纳妃吗?”

    “不算……”充其量,那不过是普榭和她的交易,一个男妃的地位换得墨羽的自由。其他的,她给不起。

    卓侠挪到了她身边,他把诏书放回了她的桌上,倚在绯天身边,他问她:“陛下,以后你还会在纳妃吗?”

    “怎么好端端问起这个?”

    “卓侠怕你要了那么多男妃——陛下不再理会我了!”他孩子气地嘟哝。

    绯天笑了笑:“好吧,我答应你,这是最后一次。”

    他是盟主,不是宠妃(3)

    “如果陛下说话不算话呢?”

    她耸耸肩,笑道:“那再追加一条,往后不管御绯天纳多少男妃,绯天不会嫌弃卓侠——这样,可以了吧?”

    他总算释怀的笑了笑。

    xxxxxxxxx

    入夜,当夜色再次弥漫在这座古老的宫殿——

    有身影在月色下肆无忌惮地走着:那是魂水,他拉着老头儿聊了那么久,等想起肚子饿了,这天都黑了。如今他不是凤轩宫里的男妃,没有男卑伺候他,老头儿说肚子饿了就自己去御膳房找吃的。

    说完了,他还给魂水指了一条暗道,说是从那里走,没有守卫的女侍卫,就连男卑也很少从那条路上经过,那一头通向御膳房的后间厨房。

    依着魂鹰指的方向,魂水一路走来,这双腿哆嗦了一路!

    不错,这里的确是一条幽幽小径,没有女护卫、没有值夜的女官、没有可恶的男卑……正因为没有人,这里特别恐怖,静得出奇。

    这路上的杂草都长到魂水的腰杆子了,足足半人高——这丛生的草后面,时不时地刮出冷风,这里有魂水的脚步声,也有草堆簌簌的细碎响声。

    呜呜呜……

    那是夜里的风沙刮过某个洞口发出的声音,窜进魂水的耳朵里,吓出他一声的鸡皮疙瘩!!

    “咕噜——”一声,是他囫囵咽着口水!

    魂水抬手捂上了自己的耳朵,逼着自己不去听那么可怕的声音,双眼紧闭——他要快快走!快快快地走!这么个鬼地方,会不会突然冒出一个鬼怪啊?!

    不行了,再不远离这里,他就吓得尿裤子了!

    蒙头直走,直到他结实的额头撞上御膳房的后门,“蓬”一声,差点没撞晕过去!

    ps:今日更完,明日继续~~

    他是盟主,不是宠妃(4)

    借着依稀的月光,魂水后背贴着门扉,后怕地看了看来时的路,那是一条黑幽幽的小径,恐怕在白天也没有人敢走一走吧?

    只有他最笨蛋!

    魂水发誓,就算往后老头儿说的那些损招有多么损,多么适合他——在天黑之前,他一定要提前准备他的晚饭和宵夜,再多走这么恐怖的小径,他的小命迟早被吓短一半!

    他动了动御膳房的后门,门没有锁,守门的是个胖乎乎的男卑,他四仰八叉睡得很熟,时不时发出鼾声。

    “死猪一样……”魂水唾弃了一声。

    也罢,只有这样的笨蛋睡得像死猪一样,他才有机会进来偷吃所有的好吃的。

    皇宫里的厨房,自然比他家御史府的厨房大得多,放眼望去,这地方的宽敞可以和他的凤轩宫一较高下——摆在桌台上有很多没吃完的御膳。

    魂水走去,看了看那碗半空的……

    他想起老头儿和他说的:想了解陛下,最先从她的饮食习惯开始——那么,这里至少有一种菜肴是绯天喜欢吃的。

    绯天不喜欢吃岩上菇,可那条死鱼喜欢吃……

    他记着绯天的喜好……会不会有哪一天,绯天也会记着他的喜好?

    在桌上端下半只烤鸭,魂水瘫坐在灶台后面,望着鸭子很感慨——

    他是不是饿晕了有幻觉,为什么他觉得鸭子正在对着他咧嘴笑?而且……变成了绯天的样子?

    捏着鸭嘴巴,魂水心里说不出的委屈——

    “以后……只许我亲你——你不能让那条死鱼占便宜!”

    最可怕就是那个梦:绯天的唇是他的!她的身子也是他的……总有一天,他要把死鱼从绯天那里挤掉,那么陪在绯天身边的只剩下他自己,那该多好?

    饿了……还是先吃他的晚膳吧。

    他是盟主,不是宠妃(5)

    夜深人静,食物也都是冷的——嚼着烤鸭,魂水仰首看天,弥漫在夜幕里的风沙一直在打转儿,右侧,突然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响动,更有说话的声音灌进了魂水的耳际。

    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盟主近来可好?”片刻,他又自问自答道,“恐怕盟主在那暴君身边做了宠妃乐不思蜀,就连自己的身份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吧?”

    “卓迅,你少血口喷人——说,你进宫夜探做什么?你可知道刚刚若不是我助你逃脱,你会被抓,会连累正义盟的兄弟!!”

    “盟主还记得正义盟的兄弟吗?一晃眼都快足月。可你音讯全无。当日你发誓会提着暴君的脑袋回来给大家一个交待。我们像傻瓜一样地等你回来……若不是我亲眼所见,你让我怎么相信堂堂正义盟的盟主居然和暴君同床共枕!!”

    “我自有我的理由——”

    “理由?是垂涎美色不可自拔吧?!”

    那个人的质问成了贬低的羞辱,把少年说得不堪入目。

    魂水静静地听着,嘴里的那一口鸭肉迟迟没有咽下,他生怕一点点的动静会惊动站在那里的两位:他们说……正义盟?盟主?

    好像和绯天在一起的破庙里,他们好像也听说了正义盟想入宫行刺暴君——如果说他听到的这些都是真的,那岂不是有人想刺杀绯天?她身处险境!

    魂水心里顿时紧张,他悄悄探出头去看。他想看看那个所谓的“盟主”长什么模样——

    可惜,他只看到了少年的背影:高大挺拔的身子,那身外套很漂亮,就像死鱼穿的那件一样,再等那人回身,魂水顿时吓得瞠目结舌!

    是他?

    那条死鱼是那个想刺杀绯天的盟主?!

    “卓迅,你先回去,用不了多久我自会回去——”

    他是盟主,不是宠妃(6)

    “带着暴君的项上人头回来吗?”

    卓侠沉着脸看他,他反问他:“从一开始,你就不觉得这事有什么奇怪吗?宫里女王暴政,又在同一时间有人来找正义盟的人铲j除恶。包括我现在的处境——你又是从何得知的?”

    这一问,对方哑然,支吾了半天,他道:“这……好像是一个满头白发的男人,看起来还很年轻的奇怪的人,他拿着盟主你的画像来问我们是不是认得上面的人……”

    “然后……你们如实说了?”

    卓迅摇摇头。

    卓侠不禁冷嗤一声——

    卓迅说起的“满头银发”的年轻男人,纵观朝野,只有长公主身边那位忠心耿耿的男侍!又是那个名叫九皓的男人从中捣鬼!

    卓侠问他:“他还问了些什么?”

    “他说——画像上的男人在后宫里做了暴君的宠妃——如日中天。”

    “所以,你就信了?深夜闯宫夜探?”他负手而立,拿出了盟主的气势逼问。

    卓迅经卓侠的点拨,一想事情其中必有蹊跷,他不敢妄动了,在卓侠面前下下跪道:“盟主恕罪,是阿迅鲁莽听信j人谗言险些误了盟主大事,盟主请恕罪。”

    “起吧,这里是女王的后宫,你在此地不宜久留——”

    “那……盟主呢?”

    才一问,卓侠狠狠睇了一道狠毒的目光:“难道本盟主做事需要和你商量?”

    “属下不敢!”

    “卓迅,你先回去帮我打探几个人的往事,三天后也是这个时辰在这个地方,把你打探到的消息告诉我。”

    “是,属下明白。不知盟主想打探谁的消息?”

    “墨清、何泽。”

    “墨清……那个女将军?可那何泽是谁?”

    这个女尊的世界,他们听得最多的是女人的名讳,突然冒出一个不怎么熟悉的人物,自然就觉得奇怪。

    他是盟主,不是宠妃(7)

    魂水坐在那里,他的眉头扭得紧紧的!

    何泽,这个名字对他而言最熟悉,是他家的爹爹——为什么死鱼想知道爹爹以前的事情?而且还是和墨清那个女人联系在一起的?娘亲大人若是知道了,会不会又板起一副不开心的面孔?

    卓侠也说起了:“何泽就是魂家女主娶的男人。”

    “属下明白,三天后,属下会把打探到的消息禀告盟主。”卓迅欲走,卓侠又喊住了他。

    这一次,他警告他:“往后再有人问起卓侠的事情——你该怎么回答?”

    那男子笑了笑,向他保证:“正义盟没有卓侠,盟主请放心。”

    等那两人散了,魂水才沉沉地喘了一口气——低头一看,手上抓的烤鸭在他紧张的时候已经被抓烂了,随手一丢,他吮着指尖残留的烤鸭香味,冷眼看着卓侠离去的背影!

    卓侠?

    对……绯天也是这么喊他的,难道他不是死鱼?而是……一个和死鱼长得很像的人?

    正义盟的盟主?想刺杀女王陛下的刺客?

    如果……绯天知道他的身份,会怎么样?

    魂水不禁笑了笑:“不管你是不是死鱼——总之,你死定了!”

    总算抓到了这个家伙的破绽……三天之后,也是这里?

    很好,到时候他这个“物证”再去带一个“人证”,保管绯天把你这个心术不正的盟主赶出后宫!

    只是……这几天,绯天还和他睡在一起,会不会有危险?

    “老头儿?”

    对了,去找那个深藏不露的老爷爷问问。

    xxxxxxxxx

    又是连着两天的宁静,这番宁静,敏感的女护卫们总有一种风雨欲来的不好预感——

    可男卑们不觉得这两天宁静,反而,他们像是掉进了米缸的老鼠,天天空着衣兜跑去偏远花园的一个角落里,拿他们知道的关于女王陛下的生活习惯和一位水蓝眸子的少年换很多银子。

    他是盟主,不是宠妃(8)

    大到女王陛下的脾气个性,小到穿衣打扮、饮食喜好,但凡那位阔绰的公子少爷觉得他们说的他喜欢听,他都会丢给他们一些银子。

    树荫下,少年翘着二郎腿:身前身后都是凤轩宫里曾经欺负他,现在又转行来巴结他的男卑,身前的帮忙捶腿,身后的帮忙揉肩拿捏——

    有些人甚至不知道这位神秘的少爷是什么来头,可他们认定有钱的主儿,管他是哪个宫的男妃,只要愿意给他们打赏,他们愿意动动嘴皮子。

    于是,这两天,魂水在这里享受着至上的男妃待遇,开着茶话会,听男人们唠嗑讲着关于绯天的很多生活习惯。

    魂鹰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继续扫他的地,没有多说任何的话——那是魂水的未来,与他无关。但与这个皇朝的未来息息相关。

    到了傍晚,魂水在长廊上等着给陛下授课的魂御史——

    乍一见儿子光明正大地站在她的视线里,魂沁惊呼一声,冲上去拉过了臭小子,拽进了角落!

    “魂水!你找死啊!怎么来正殿这里了?被陛下看到了怎么办?”

    “看到就看到——或许陛下很想见我呢?”

    他的顽劣,得来脑袋上的一个暴栗!

    魂沁训他:“胡闹!我已经告诉陛下送你出宫了——被陛下知道你还在宫里,我这是欺君大罪,会砍头的!”

    魂水自信满满地笑笑:“娘亲大人,你太紧张了,没有人会砍你的头。”

    魂沁白了他一眼:“你又不是陛下,你怎么知道不会!”

    “因为没有人敢砍了陛下宠妃的母亲的脑袋。”

    魂沁纯粹把他的话当天方夜谭:“想做陛下的宠妃?你下辈子吧——快回去,不是让你跟着老祖宗吗?”

    “老头儿说我可以来找你,所以我就在这里等娘亲大人了。”

    他是盟主,不是宠妃(9)

    “等我?”

    魂水笑着点点头,他难得正经地道:“因为我想知道一些跟重要的事情,来问问娘亲大人。”

    他难得这么“好学”,魂沁忽然觉得有一股阴森的气息……

    “你……想知道什么?”

    “和绯天有关的,我都想知道。”

    “什么?”魂御史诧异地皱眉!她没听错吧?

    魂水点头道:“对,我就是想知道,从她小时候的点点滴滴开始——其实娘亲大人之前一直都陪着二公主御绯天吧?没有人比娘亲大人更了解绯天,对不对?”

    他记得在御史府的最后一晚,魂沁曾说起过,可惜他心不在焉没听,这一次,他都要记在心里,顺便核实一下那些男卑们说的是不是真的,那些说了假话的,他要追回他的银子,顺便打断那个贱男卑的腿!

    “一时间——你让我说什么?”魂沁担忧地左右看了看,道,“在宫里说话不宜——你是进了宫的男人,不能和我私下里说话,魂水别闹了,快回去!”

    “怕什么,你是我的娘亲大人,和自己的亲娘说话犯法吗?”

    魂沁只差哀叹:“你问这些有的没的干什么?你再胡闹——现在就跟我出宫!”

    “我不出去!”

    以前是想尽一切办法不想进宫,现在,他有得花心思千方百计留在宫里,尤其知道了那个长得很像墨羽的少年居然居心叵测留在绯天身边,让他怎么敢撒手离开绯天?

    娘亲大人的脾气不能硬碰硬,魂水讨好似的问:“那……就当是娘亲大人教教我怎样在陛下面前不犯错,您就告诉我她的脾气吧,免得我犯了错,会被砍头,娘亲大人也不想那样,对不对?上次离开御史府我没听您说教,这次……再说一次吧,一次就好。”

    带女王陛下,去捉j(1)

    拗不过她,魂沁更担心周围走过的男卑说三道四。

    这个后宫里,永远都有喜欢嚼舌根、搬弄是非的j险小人——

    她不想和魂水耗太多的时间,权当魂水说的那样,她重复当初对魂水的叮嘱。

    她说:“陛下从小体弱多病,身边最亲近的就是过世的九昭大人——陛下不太喜欢说话,别人快乐的时候,只有她一个人在那里忍受病痛,只有九昭大人愿意陪着她。久而久之,陛下最信任的就是九昭大人——”

    她讲起她记忆力的御绯天,如今,当年病怏怏的二公主成了漠古敦煌的女王,始料不及,她在登基之后似乎懦弱了,对周围的一切都如一个新生婴孩儿似的。

    对于这样的人,魂沁又一个忠告,再次提醒魂水:“陛下这样的性子,最怕身边的人欺骗她,一直以来她都靠着九昭大人,那份依赖没了。或许,陛下不想要其他的——”

    “我知道绯天想要什么!”

    这话题被魂沁这么一挑,他突然想起和绯天相处时,她一直说的那句话!

    她说……她想回家,她离宫在外,想躲避一切,她想回家,回一个不知在何处的家。

    “魂水,你……你可别乱来……”

    他笑呵呵:“娘亲大人放心,我还想和绯天在一起天长地久,我才不会笨到触怒龙颜。对了……娘亲大人,最近爹爹在家有没有什么麻烦?”

    “你问你爹?”

    这小子牵挂的人还真多……

    魂水很肯定地点点头,他欲凑去魂沁的耳边,魂沁警惕地一退:“你干什么?”

    魂水一哼:“需要什么紧张吗?我这是想说悄悄话,这里的男卑不会告发我们母子‘偷情’的。”

    “你……”魂沁的责骂还没开口,少年已经凑到了她的耳边,吐字清晰,“宫里有人想查爹爹和墨清将军的往事——”

    带女王陛下,去捉j(2)

    “你说什么?!”

    这一回,大惊失色的是她!

    魂水轻轻“嘘”了一声:“娘亲大人,你的反应这么大,会引起别人注意的。”

    魂沁哪里管这么多,就像魂水担心的那样,她又激动地伸手拽上了他的衣襟追问:“你说有人追查当年的事情,谁?”

    “墨……不对,是那个长得很像墨羽一样的男人,就是跟在绯天身边的那个。他不是墨羽,他是另一个人,好像……他叫卓侠。”

    “卓侠?”魂沁确实听过这个名字,“陛下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也这么唤他,起初,我以为那是墨从的别名……你说,他不是墨羽?”

    魂水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不可能——他们长得一模一样……”

    “错了,宫里的男卑们说,以前的墨羽出宫总戴着面纱,有人说他的脸毁了,也有人说……他被绯天送进了冷宫,所以——绯天急着找金族的锁匠来开锁。娘亲大人,可有此事?”

    魂沁不可思议地盯着自己的儿子瞅:

    这……还是她的魂水吗?

    几日未见,向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魂水变了很多,他打听了很多事情,包括那些她并不知道的秘密,他都调查得一清二楚,他变得深沉可怕,步步为营。

    “魂水……这宫里的事情,你还是别知道得太多……这样会得罪很多人的。”

    可惜,她这样的说教,如今对他毫无威胁力。

    魂水有自己的辩驳:“娘亲大人,知道的太少在这后宫根本活不下去,只有我知道别人的秘密,才能想办法对付他们。被人踩在脚底下的滋味一点儿都不好!”

    尤其……是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整日和其他男人为伴。

    带女王陛下,去捉j(3)

    他怕魂沁再说什么,不忘补充道:“那位老爷爷也不拦我,他说我喜欢做什么就去做,他愿意帮我收场。娘亲大人,那老头儿到底什么来历,他这么厉害到底是谁?”

    “他……”

    难道告诉魂水,那是魂家的另一个男妃,那个男人没有和上上一代的女王合葬,不知什么原因,他又活了下来,躲在这座深宫做个扫地的无名老头?

    “娘亲大人——”魂水推了推她,问了大半天,她什么都不说,尽发呆,他想问的一无所知,眼见夕阳都快西下。

    魂沁告诉他:“有些事情,不是你应该知道的!就算你问破了天,我也不会告诉你!”

    “那你也不在乎爹爹跟那个女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闭嘴!他不会做对不起魂家的事情!你再乱说话,我马上带你回御史府!”

    “不说就不说……做什么那么凶……”魂水嘀咕着,为什么娘亲大人总把他当小孩子?

    “天色不早了,我该回去了——魂水,你呢?”

    “我可不回御史府!”魂水跳开两步,道,“我会那奇怪老头的身边。”

    至少那老头儿不会拘束他的自由。

    xxxxxxxxx

    又一天的傍晚,这一夜,是卓侠和卓迅约定的日子。

    和往常不一样,到了黄昏,她的御书房里特别的安静:魂御史回去了,卓侠竟然说耐不住沉闷,他去花园扑蝴蝶。

    绯天停笔,她问起门外的护卫:“墨从还没回来吗?”

    护卫不知,却有一个男卑哈腰点头地跑了过来:“回陛下,墨从说是饿了,刚刚硬是拉着奴婢陪他去御膳房,陛下可是要前去找他?”

    “他……在御膳房?”或许,他心性未泯,是跑去找好吃的了。绯天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就随他吧。”

    他那一身的功夫,想必没人会伤着他。

    带女王陛下,去捉j(4)

    绯天安心地回到了御书房,她还想多坐一会儿——

    “呃……陛下……”

    那男卑弱弱地唤了一声,可惜,御书房的门已经关上了,他看了看左右的女护卫,又不敢去砸门,只能灰溜溜地退回来。

    那一处的廊下,一身华服的少年后面站了好些个男卑,他们等着他回来,尤其……为首的水蓝眸的少年冷蔑又不屑地瞪着他!

    “让你把陛下骗去御膳房,你那是说的什么东西?!”

    男卑怯怯地道:“魂从恕罪……奴卑……奴卑已经尽力了……”

    “没用的东西。”他浅浅回头,还没问话,后面的男卑争先恐后地挤来他面前——

    “魂妃大人,奴卑去给你办妥!一定‘请’陛下去御膳房!”

    “魂妃大人,小的去!小的去!小的去御膳房把那些不懂事的伙夫也赶走,独留魂妃大人和陛下两人——”

    魂水掸了掸手:示意他们该去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无论如何天黑之前,他一定要把绯天骗去御膳房,让她亲眼看到、亲耳听到:

    那个男人不是墨羽,而是一个刺客——并且,他在她面前装痴儿,事实上他有记忆有自己思考的能力,一点儿都不傻!

    “陛下——陛下——”那两个机灵的男卑一路小跑到了御书房的门口,他们的大呼小叫,最先被门前的女护卫拦下!

    “闭嘴!陛下正在御书房。你们吵吵闹闹该当何罪!”

    这时候,他们为了魂从大人交待的“任务”,壮着胆子急道:“该让开的是你们!墨从在御膳房受伤了,奴卑是来通报陛下的,这要是耽搁了,陛下会治你们的罪!”

    难得有机会,他们可以说一下谎话,顺便理直气壮和女人叫嚣——

    女护卫们见卑微的男人敢这么说话,顿时瞪起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