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穿越女王绯天:后宫男妃谱 完结第4部分阅读

最新网址备用
    道,新来的男妃若想在女王面前得宠,势必会花上大量的金银财宝,收买人心,讨教他们:女王的脾气如何?女王最爱吃的御膳是什么?女王的衣食起居又是什么?

    到时候,他们可以赚足新人的银子。

    只可惜,这三天来的局面,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完美——

    这一批入宫的男妃,没有一个准备银子孝敬他们的,这群毛头小子他们的举止各有千秋:

    性格软弱一点的,整天坐在自己的宫里拿着帕子掩面啜泣;

    脾气倔一点的,索性从入宫的第一顿开始绝食——

    白天里,各两个时辰总有护卫去女王的寝宫门前通报一些这些不识好歹的男人的近况。

    绯天在桌前抬眼看了看每天眉头紧锁的九昭,他在教她漠古敦煌的礼教、重新告诉她朝里的文武百官,官职以及她们的人品,一连三天,绯天都在接受这样洗脑式的“教育”。

    九昭告诉她很多东西,唯独不提起前一阵子来探望她的皇姐纭天,好像……她还有一个皇妹,至于叫什么名字,她也不知道,不敢问九昭,光是去记忆朝中大大小小的官员,她的笨拙已经让他生气,再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他肯定又要翻脸。

    事情就发生在第四天,那些誓死不做“暴君男妃”的正义少年终于经不住绝食而饿晕。

    九昭冷冷地甩出诏命:

    那意思直白一些讲,就是——既然他们不愿做个锦衣玉食的男妃,那就改去死牢里吃一辈子的牢饭!

    一夜进宫,为求贞烈(5)

    就算是饿死,也是皇族御家的鬼,最后的尸体不会还给他们本族,而是……丢去乱葬岗喂野狗。

    对于九昭这么狠毒的命令,绯天不禁一颤:好毒的招……

    那些所谓的男妃,她都没看上一眼呢。

    接下来的这个晚上,后宫里又传出噩耗,说是那些啜泣的软弱少年有了壮举:悬梁——自尽。

    九昭和她赶去的时候,墙上映着悬梁而死的身子,随着烛火的摇曳,一歪一扭。

    绯天的心顿时寒了半截!

    又不是没看过穿越小说,又不是没看过武侠小说——

    但是……

    这女王做到她这份上真可怜!

    为什么她一过来就是“天生的暴君”?

    王位被抢的皇姐还是对她很和善;总跟在身边的男侍做的种种,慢慢把她往深渊里推——现在,又轮到这些男妃……都还没见一面,已经不堪忍受她是“暴君”,相继把他们自己挂上了悬梁。

    为什么……她的穿越这么可悲?

    “绯天。”他喊她,她苍白的脸色让他觉得不安,他不该让她跟来,“吓到你了吗?”

    九昭刚抬手想去抚她的发,绯天皱着眉退开了——

    她讨厌他,如果不是他的存在,她才不会做个暴君被男人们嫌弃,更不会害了这些无辜的生命。

    她跑回了寝宫,九昭随后也跟来了。

    他说:“绯天,他们根本配不上你,那是他们咎由自取。”

    “可是他们死了!”

    虽然不是她亲手杀的,可是……他们的死因全是因为她。

    九昭坐到了床边,趴在床上赌气的少女气呼呼的,她挪了挪身子,往床里去,她才不要和他靠得那么近呢!

    真正的暴君——是他!不是她!偏偏是可怜的她背这个黑锅!

    他没有责怪她的孩子气。

    一夜进宫,为求贞烈(6)

    九昭道:“绯天,别中了他们的计谋,什么暴君——都是御纭天和九皓捏造的假象。你放心,等我除去了御纭天和他的男侍,不会有人再侮辱你是暴君!”

    “你说什么?”她一怔,一下子坐起了身!

    她是不是听错了?

    他居然得寸进尺想杀她的皇姐?

    九昭没有直面这个问题,他突然对她说起:“墨清将军有回复,她的儿子墨羽明日就会进宫。”

    绯天快受不了了!

    “又要来一个?这几天那么多的男生绝食、自杀还不够吗?你回绝吧,我不想看到宫里再死人了——”她摸了摸双臂,只觉得她的寝宫里也是阴森森的。

    “这一个,你不能回绝——并且,明夜你去他的宫里过夜。”

    “啊?”

    九昭冷冷地补充了一点:“洞房花烛夜。”

    “……”

    男尊女卑的漠古敦煌,这言下之意,就是……她去“上”那个男妃?如果对方也是不愿意的,是不是算她强犦他?

    “等、等等——为什么这几天的这些男妃你不让我去见,明夜那个——”

    “他是墨清将军的独子。是京城第一的美男子。”后半句,九昭自认为是废话。

    可惜……现在的绯天是没有记忆的绯天。

    女孩子顿时起了好奇心:“京城第一美男子?这么说他长得很好看?”

    “好看与否不重要。他的身世背景比他的容貌重要百倍——”这一次,不管绯天是不是挣扎,他拉着少女靠近自己,几乎是命令,“收拢他,为了你自己。”

    “为什么……”

    “传说墨家长子可以驾御漠古剑,那个‘他’会保护你。”他害怕有一天自己不能再保护她,如果还有墨家的男人在,那么……他也可以安心地离开。

    一夜进宫,为求贞烈(7)

    “怎么收拢?难道……要我和他那个?”

    一想到“洞房花烛夜”,绯天的脸颊开始发烫……

    九昭不屑地冷笑:“他?我说了,他们不配。绯天,他只是你的玩物,你不需要对那些男妃付出任何感情——他们都是你巩固王权的踏脚石,他们进宫,在你的面前——他们什么都不是,没有尊严、没有地位,你只要记得你是女王,没有人可以越过你!”

    她表面点头,其实心里……她不服!

    没有人可以越过她?

    笑话!偏偏是他自己一次又一次地指使他干坏事。

    xxxxxxxxx

    今日,是墨家公子进宫的日子。

    魂水又偷偷跑了出来,这一次,不用呆在半山坡上、不用趴在草丛里偷窥,今天他可以光明正大地看着那个臭男人上花轿!

    不要脸的死鱼,自己跟着长公主暧昧不清,现在好了,那个女人劝他进宫做男妃,间接做她的内应。死鱼有千百个不高兴,他的女人甜言蜜语又是央求,他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答应——

    魂水挤在人群里,等着看墨家公子出嫁。

    周围很多都是已婚、未婚的女子,她们来为他送行……一个个痛哭流涕,不知道的,还以为墨家死了什么人,她们是来哭丧送葬的。

    只有魂水自己在心底乐:死鱼进宫是去活受罪,幸好他不用进宫跟他争抢一个女王。不然……这位京城第一的美男子会死得很惨!

    那罪名俱在:进宫前和旧情人藕断丝连,女王戴着绿帽子。

    魂水后来想想,忽然觉得心里失落——

    这么久以来,他会乐此不疲跑出御史府,去月牙泉那里守着狗男狗女私会。现在死鱼要进宫做妃了,他的生活也就没有了“偷窥”和“捉j”的乐趣。

    一夜进宫,为求贞烈(8)

    也许……用不了多久,他可以等来死鱼猝死宫中的噩耗?

    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将军府里有人出来——

    墨羽一身大红的莽装,穿在他的身上,更显男儿俊秀。

    他被送上了大红轿子,帘子一落,四周倾慕墨羽的女子们顿时哭声大作——

    魂水着实受不了:原来女人心碎的哭声很刺耳呀!

    他宁可回去接受娘亲大人的破口大骂——

    大红轿子经过客栈,坐在楼道上饮酒的纭天看着街上的这一幕;在她唇边,只有一抹得意的冷笑。

    九皓目送着大红轿子往宫门去,他转头,对御纭天道:“恭喜长公主殿下——送九昭上断头台的日子不远了。”

    她憋不住,笑出了声:“错了——是把那个贱人拉下王位的日子不远了。”她垂眸看了看手里的酒盅,看着清水酒面上映着自己的容貌。她淡淡叹了一口气,“只可惜,把墨羽这么好的男人送去她的身边,真是糟蹋了。”

    “长公主殿下日后继位,打算怎么办?”

    “等我做了女王?”她不禁得意得笑了几声,“等那时候,三宫六院,我还缺男人吗?墨羽的价值可以换得我的王位,但是我不喜欢别人用过的东西!”

    她等着他去御绯天身边做她的内应,到时候——她就可以从御绯天身上讨回她失去的一切。

    御绯天和九昭欠了她多少,她要连本带利统统要回来!

    “九皓,那些人那些事——你办得如何?”

    “长公主殿下请放心。我已经把宫里的噩耗都传遍了那些文武大臣的家中,不出两天,他们一定联名奏请圣上:诛妖孽,清君侧。”

    她窃窃地笑——

    长这么大……今日她是最高兴的!

    一夜进宫,为求贞烈(9)

    原本以为丢了女王之位,她什么都没了。但是现在想想……反而是绯天帮了她大忙:她替她除去了绮天和九映,很快……绯天的这双手……还会出去九昭。试想想,一开始做女王的是她自己,恐怕朝中的各事会费更大的周折才能摆平。

    xxxxxxxxx

    二更天的皇宫。

    九昭陪着她来到了凤天宫前——

    绯天抬头看了看宫里的烛火,脚下的步子不由自主地往后退。

    “能……不去吗?”

    九昭摇头:“必须去。就算是敷衍——”

    “他……不会对我干什么吧?”绯天倒是不怕那男妃对她动手动脚,她只害怕聊到一半,那位会掏出一条白绫,当着她的面上吊自杀。

    九昭笑了笑:“没事,我在这里守着,墨羽如果对你不利,你可以喊我。”

    绯天不屑地嘀咕:他要是一把掐了我喉咙,想叫都叫不出了。

    “进去吧。”九昭在后面推了她一把,他不忘在她耳边叮嘱,“记得……别得罪他。”

    “……”

    又是一个让她郁闷的决定:到底……她这个女王有什么用?

    听到门扉开启的动静,静坐在大床边的少年抬首——

    月色里,她一身女王盛装,驾临他的凤天宫。有些不情愿地扭捏,他隐隐听到她和外面的一个男人窃窃私语,最后——门关上了,她楞在那里,很久都没有动弹。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有了一点点的反应:慢慢地走到了床边——

    借着桌台上的大红喜烛的烛光,她看清了他的脸!

    棱角分明……丝毫不逊校园里的那些被封校草的男生,只是……这么帅气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绯天在他身边坐下,他呢,没有动,也没有像别人那样的请安和问候。

    洞房花烛,男妃毁容(1)

    绯天问他:“你是墨将军的儿子?九昭说,你叫墨羽?”

    他没有丝毫的反应,绯天隐约听到了一个略粗的喘气:不对,应该是不屑的小小冷哼。

    她问他:“九昭说……你是京城第一的美男子?”

    如果说这里的男女顺序是颠乱的,那么……这里的男孩子应该对“审美”有别样的理解。果然,绯天的这个问题,把墨羽那高傲的头扭了下来——

    他这不算是“正眼”看她,而是冷淡的“瞟”:

    “九昭、九昭……为何你总在提起那个人?”

    “呃……”这个问题把她弄懵了!

    她明明知道九昭是妖,她却只能依赖他,九昭帮她把身边的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因为这一份依赖,她有时候会不计较九昭是不是妖……

    墨羽的话,又提醒了她!

    他说:“他们都说你是暴君,你抢自己皇姐的皇位、你杀自己皇妹的男侍、囚禁自己的至亲妹妹——你的皇权又给了你身边的男侍,你呢,你算什么女王?”

    少年那么好听的声音,成了追叱的谴责。

    绯天顿时哑言,她耸耸肩,说了一句实话:“我不知道——我一醒来就面对这样的局面,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只想找到那个人,我想回我的家,不想留在宫里,更不喜欢做女王。”

    她的实话实说换来了墨羽的冷笑。

    “不喜欢?却为何要抢女王之位?你可知道——你的所作所为害了我的一生一世。”

    她转眼看他,道:“我和九昭说了,我说我不需要你做男妃,可是……九昭不许。”

    “傻子都知道……墨家将门——能兴漠古敦煌,亦能覆了御家的万世基业。传说……墨家长子可以得到漠古剑,永远守护御家的皇权。你和你的男侍,就是为了那把可以永久守护你的漠古剑——所以千方百计想把我弄进宫,做你的男人……”

    ps:从《妃王界》、《鬼王狼君》两本跟来的亲们(指前一阵子经常留言的亲们)请不要潜水!会直接影响你的福利qb哈!

    洞房花烛,男妃毁容(2)

    说话间,俊气的少年凑近了她,他身上的气息落在她的脸颊上——

    绯天想躲,却突然间被他推倒在床榻!

    墨羽俊秀的脸凑了过去,他盯着她……他看到少女眼中的震惊和胆怯。

    “你喜欢这张脸吗?”

    他执起少女颤巍巍的手,拉着她的手,摸上了他自己的脸颊。

    绯天的指尖动了动,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无可厚非的,这张脸……在任何人眼中都是一种完美。

    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完美。

    美的……不是女人;美在男人的脸上,没有幽柔造作,却有一种很难形容的震撼和感慨。

    她的男妃?

    她可以永远和他相伴?就算她和他之间没有什么,光是摆在身边,时常侧首看一看他的脸,绯天也觉得知足。

    他感受到了她指尖的贪婪:抚过他的额头、抚过他的眼睑、抚过他的脸颊——

    他冷冷地嘲笑道:“怎么办?这张脸——不属于你,永远都不属于你!”

    一瞬间,他变了。甩开了少女的指尖,他冷然道:

    “别装了——虚伪的女人只会让我觉得恶心。御绯天,我心里有人——我爱的是她不是你!是该死的你拆散了我们!我进了宫,做了你的男妃又如何?墨家不会为了你这样的女人去拼命,我也不会为了你去守护漠古剑!”

    毅然决然的坦言!

    他忿然从蟒袍的袖中抖出了匕首,他要行刺的不是她!他的身后是墨家的基业、娘亲大人的地位以及墨家上上下下千百族人的性命!

    他无力反抗女王的纳妃,他不能自私地葬送族人的性命和地位,只恨他身为男儿无力反抗——但是,他可以毁了他自己!

    毫不犹豫的,他甩手,狠狠地让利刃化开了自己的俊秀的容貌——

    洞房花烛,男妃毁容(3)

    大红蟒袍上瞬间染血!血滴落下,落在绯天的脸上,瞬间弄脏了她的脸……

    他……他在干什么?

    还没来得及想清楚,那把染血的匕首已经落在了地上,墨羽捂着鲜血淋淋的面颊跌在了她身侧——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划的这一下有多么用力!

    那么火辣辣地刺疼,瞬间在他的脸上爆发,他闻到了自己手上的血腥,那是他的血。

    面容上钻心的痛……哪能比得过“她”对他的恳求?!

    那一日,月牙泉边……他指尖的琴音嘎然停滞。

    她说:墨羽……去做御绯天的男妃……就算为了我好不好?

    他不懂,他问她为什么?

    御纭天告诉他:绯天喜欢你的这张脸,她喜欢你很久了——你去了她的身边,能得到她的宠幸,哪一日,她想杀我——墨羽,你就可以替我美言,替我说情。

    长公主为了自保,她愿意把相恋的他拱手让人——

    所谓的墨家长子,在权利面前……他只是一个可悲的棋子,任由女人们摆在她们的棋盘上争天下!

    从小到大……母亲大人就告诉他,他的世界没有自己和自由,他注定了是女王身边的男妃。母亲大人逼他超越任何人,超越一切——尤其,超越魂家的独子。

    当他遇上御纭天,他觉得童年那么多的苦难,换来日后和她的相守都是值得的。

    她喜欢他,他也喜欢他,两情相悦。

    幸福那么简单,那么近在咫尺——

    可是……都是眼前的这个女人毁了他憧憬的梦!

    他和长公主的长厢厮守成了一触即破的泡影!

    现实,真正的现实,长公主的无奈和绝情,他可以理解、可以选择默默接受。

    未来——他绝对不接受和一个垂涎他容貌的暴君相处一辈子!

    洞房花烛,男妃毁容(4)

    绯天很快惊醒——他伤的是他自己而不是想行刺她!

    她没有大声喊叫宫外的护卫!她急着去察看他的伤势——刚才,她只看见他执着匕首刺上了他自己的脸,他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她还没弄懂,那些血滴像雨点一样地撒下了!

    “你没事吧?你这是在干什么呀?”

    拿刀子刺自己的脸,光是想想,她就觉得疼痛难当。

    绯天急着想扶他,她握上了发颤的那双手,急道:“别乱动!会更疼的——你等等——我去给你喊御医!”

    她没有看到埋在他指尖的那一个眼神……

    她更不知道……她这一时对他的关心,对他而言是什么?

    绯天急急忙忙地跑去拉门:“九昭!九昭!快宣御医——”

    门口那边,是一阵的马蚤动。

    墨羽迷迷糊糊地听到了那个男人的声音:“不行!他这是行刺——”

    “行什么刺!我没有受伤!他自己毁容啊——快去让人传御医!”

    “你确定没有受伤?”

    “没有没有!等等——九昭你干什么?”

    “去传墨佳和墨清!墨羽以下犯上是死罪,我们可以夺了墨清手上的兵权!”

    绯天在门口气得直跺脚:“你怎么什么都离不开兵权和王权!不行!听我的!我要你去宣御医来这里给他治伤!”

    “绯天!”

    他们的争执,慢慢在他的意识里模糊……

    xxxxxxxxx

    等墨羽再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色微亮,案头的一排红烛只剩下了残泪……

    他的脸上火辣辣地疼着,睁眼的时候,他的眼睫扫在白色的绷带上。欲动,手却被身边的人按住了!

    是那个女孩子的声音:“别动!御医刚刚帮你敷药包扎,现在不能碰!”

    他想起了昨夜,他和女王的洞房花烛夜,他用早就准备好的匕首毁了自己的脸——那样的痛彻心扉!

    洞房花烛,男妃毁容(5)

    “陛下——”是女御医诗雅在向她行礼答复,“微臣已经尽力,请恕微臣无能为力,墨从的脸……怕是不能恢复到从前。”

    “不能恢复?好好养着不行吗?用上最好的药材也不行吗?”

    御医诗雅无奈地摇头道:“不行——这伤太深太长,横跨了整张脸,略微一动就会触动伤口,恐怕这段日子,这血还会流不少,只能静养。这伤口能不能尽早结起……尚且未知。”

    “给他用最好的药。能替他减轻一些疼痛也好——”

    “微臣明白,微臣这就下去为墨从煎药。”

    送走了御医诗雅,倚身在另一边的九昭睨了一眼床榻上包着脸的男人,他冷言催着绯天:“绯天,你该回宫休息了。”

    她没有应,依然坐在床边,盯着白色绷带上的那些血渍……

    好端端的一夜,原本那么漂亮的一张脸,现在混着血污,被封在白色绷带下——唯有那双眼睛,他正在看着她。

    九昭走来,一手按上了她的肩臂:“绯天!回去!你一夜未睡!”

    “你放开我!”她厌恶地拍开肩上他的手!“都怪你!我说了我不要什么男妃!不是绝食就是自杀——现在还多一个毁容的!你到底想逼我做多少丧心病狂的事?!”

    “那是他们咎由自取!不是你我的错!”

    “不对!都是因为我——”

    她忘不了昨夜墨羽对她的控诉:他说他有爱的人,是她这个暴君拆散了他们……因为她是女王,他是被逼进宫的……一切皆因她而起。

    九昭拉着她起身,他厌恶地一扫床上染着血污的少年!

    他取笑他:“这就是墨家长子该做的吗?你们与御家皇族的守护成了什么?”

    洞房花烛,男妃毁容(6)

    墨羽忍痛笑着,他无力地讽刺:“她……不是女王,不配为王——墨家的人……不会守护暴君……”

    他的话,激怒了九昭!

    “来人!”他的一声喝令,守门的女卫进屋待命。九昭狠狠地道:“把这不知好歹的东西投进冷宫!再宣墨清进宫觐见!”

    “一人做事一人当……墨羽的所作所为和母亲大人没有任何关系……”

    说话谈吐间,他觉得他的脸上一次次的刺痛!

    有温热的液体滚下……那不是泪水,而是涌出伤口的血。

    眼见他脸上绷带上的血色加深,绯天一转身,挡在了墨羽面前!

    “不可以!九昭你说过——他是我的男妃,是我的人!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为难他!”

    “绯天!你这是姑息养j!”

    “j什么j!你才是妖!”她一赌气,又刺到了九昭的痛处!

    一种不好的预感顿时袭上了九昭的身……

    一个墨羽的出现,居然让绯天对他呵护备至……甚至,挺身袒护?

    留着墨羽,迟早是个祸患!

    “九昭大人!九昭大人——”由远及近的,是墨佳将军的呼喊,从长廊的另一头,渐渐到了他们面前,她跪在九昭和绯天的面前,急道,“陛下、大人——不好了,宫门口……文武百官齐聚,他们——他们——”

    “他们干什么?”

    墨佳统领小心翼翼地抬眼看了看九昭,抿了抿唇,犹豫地道:“他们……联名上奏,说是陛下身边……有、有妖,要……清君侧……”

    断断续续、支支吾吾的话——震得九昭倒退了一步。

    绯天看了看他的身影,心底深处不由自主地揪了起来……

    有一股力量逼着她起身,她奔出了屋子,奔向每日早朝的宫殿——

    洞房花烛,男妃毁容(7)

    在广场上,她看到了文武百官的跪拜,一见到她的出现,在场的诸位女官有了动静!她们齐声高喊:陛下,清君侧——保社稷!

    那此起彼伏的呼喊,连带着身为人母的泣泪。

    墨清将军在最前列,昨夜宫里发生的事情,她尚且不知——但她知道,有九昭的一天,她的羽儿在女王面前根本算不上什么,只有除去九昭,她才可以平步青云,站得更高!

    绯天被这一阵阵排山倒海的气势震撼了——

    在心里挣扎的另一个则是生气……恨不得,她可以亲手铲除这些诽谤九昭的愚臣!

    可一切……都是驾御她身体的“绯天”说了算;眼见这么多人请命——再加上这一段日子九昭对她的威逼,绯天的心里顿时激起了一阵浪花!

    xxxxxxxxx

    夜深了,殿外广场上跪着的文武百官没有退走——

    她们跪了一个白昼,不饮不食,还想等来第二天的日出,她们的所作所为,美其名曰是“请命”,实质呢……是不折不扣的逼宫!

    她们逼着御绯天作出一个裁决:王位和九昭,选其一,弃其一!

    今夜,又是一个不眠夜。

    她守在墨羽的床边,一手撑着脑袋,另一手的食指,不断地来来回回拨着蜡烛上的火苗……她在想宫外的那些女官,她在想……她该怎么办?

    她兀自出神,却不知……墨羽没有睡,他正躺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她……

    她们都说她是暴君——为何,他只看到了她身为女王的无奈?

    一时在心中升起的同情很快被他自己否决了!

    墨羽自己对自己说:假的,都是假的……就像长公主说的,御绯天就是以这么虚伪的外表骗过了任何人!她装作体弱多病混淆众人的视线——其实,她早就觊觎王位!总有一天,她会把长公主这颗眼中钉给拔了!

    洞房花烛,男妃毁容(8)

    他慢慢移开了看着她的目光——

    情不自禁的,他又多看了她一眼……

    她在想什么,想得出神,那手指居然就这么放在了烛火上炙烤,许久她才呼痛地甩了甩她的手!她想喊痛,又怕惊了安睡的他,只能自己背过身去捂着她自己的手!

    这一切,墨羽都是偷偷看到了……

    他真的很怀疑,一个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少女——居然有那么深的城府,变成|人人都厌恶的暴君?

    在这背后,是不是还有什么为人不知的隐情?

    翌日一早,绯天揉了揉眼醒来——昨夜守在墨羽的屋里,不知不觉就趴在桌案上睡着了,指尖被灼烫的地方,还有点疼。

    坐着睡,不舒服,再有……这已经是第二个她没睡好觉的晚上。

    昨晚九昭都没来见她,他是不是在想什么恶毒的招术,对付宫外的大臣们呢?

    绯天轻手轻脚地起身,她凑去床沿边看了看……

    墨羽还在睡,她安心地松了一口气。

    她起身离开,她想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如果可以的话,她宁可一头撞死,马上穿越回到原来的世界,她宁可写十篇让人作呕的论文,她不愿意留在这里批阅这些蝌蚪文一样的奏折。

    做女王,多得是锦衣玉食;可惜,她没有她的快乐,更没有童话故事里的美男如云,她碰上的男人,不是妖怪,就是……想自寻短见的,她不想做什么遗臭万年的暴君。

    走在长廊,男卑从自己身边走过——

    他们一个一个头都不敢抬一下,福身之后,马上离开。

    某一刻,绯天停住了脚步,楼台的另一处,站着“他”的身影——

    那个身子背着东方初升的朝阳,修剪出了一副黑色的剪影。

    九昭和她……隔着一段距离。

    洞房花烛,男妃毁容(9)

    他问她:“你想好怎么处置我了吗?”

    绯天看着他,摇了摇头——

    “王位和我——绯天,你选择哪一个?”

    她很果断地回答他:“我什么都不要,我要我的自由,我要我的快乐,你能给我吗?我不想做一个被万人唾骂的女王,你愿意成全我吗?哪一天,我碰上我喜欢的男孩子,他是不是还得继续绝食、继续悬梁、继续毁容?”

    九昭摇头,他苦涩的一笑。

    他愿意替她拿主意:“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她在想什么……他可以感应到……

    倘若,他的存在让绯天觉得生不如死——他愿意为了她的想要的自由和快乐,毫不犹豫地飞蛾扑火。

    xxxxxxxxx

    在廊下和九昭一席没有结果的对话,让绯天的心情更糟糕。

    一直隐没在她身体里的那抹魂魄又在蠢蠢欲动……这一次,她没有邪恶地逼迫她,反而……是一种无声的央求……

    “她”在原本的身体里渐渐化为乌有;“她”无力和外来的这个精神奕奕的魂体争抢她的身子……很显然,原本体弱多病的“她”处在劣势,很快……她就会被消磨殆尽。

    可是……九昭有危险……

    “她”想求这个善良的“自己”:救救九昭……

    只要九昭平安,她愿意把这个身体拱手相让。

    只可惜……她说不出任何话了,同一颗心脏下的悸动,也只换来绯天小小的一个停步。

    她知道心里的难受是因为另一个自己:那少女才是真正的女王。

    她又回到了凤天宫。

    这时候,御医诗雅也在,她在为墨羽诊脉,乍一见绯天进屋,她起身向她福安:“微臣拜见女王陛下。”

    “他的伤怎么样了?”绯天问起墨羽的伤。

    生死相随,爱之伤痕(1)

    御医诗雅给的答复,依然是无奈地摇头,她说,她只能尽力。

    “嗯……”绯天无力地应了一声。

    诗雅看了看少女的脸色,跟在绯天身后,提醒她:“陛下,您累了,该回去好好歇一歇。如此熬夜——会把刚刚复原的身体又折腾坏的。”

    “我睡不着……我心里难受……”

    “陛下……”

    “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诗雅苦涩一笑——她自然知道宫外的那些人干的“好事”;可是九昭的势利……岂是她们一般人能动摇的?当然……这后宫男侍干政,也不是她们御医能管的“闲事”。

    她福身,请辞。

    绯天守在墨羽的床前,等御医诗雅退下之后,他说话了:“你很烦心?”

    他没有睡着,从她一早出去的时候,他就醒着,直到——她此时再回来,更是忧心忡忡。

    绯天诧异地看着他,他费力地自己起身,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他在绯天最犹豫的时候,狠狠补了一记重创。

    墨羽说:“如果我是你——我就废了九昭!一切重新开始——”

    短短的一夜,他也认为九昭是把她变成“暴君”的始作俑者,如果没有那个霸道的男侍,也许,御绯天可以不受他的控制,也许……她会放弃她的王位,禅位让给长公主?

    这些……都是他的揣测。

    未来,他不敢奢望了,眼下,他只想说服御绯天:他把她的善良看在眼里,不想她在九昭的控制下沦为万人唾弃的暴君。

    绯天犹豫了——她绞着手里的裙摆。

    他说的,和她想的,撞在了一起——

    “可是……”

    这几天,她什么都依赖着九昭,想要一下子就废了九昭的权势,哪是那么容易的?

    生死相随,爱之伤痕(2)

    “陛下!陛下!”是墨佳统领急惶惶的身影!

    她顾不得礼数,直接闯进了凤天宫,跪在了绯天的面前,不等绯天追问,她急道,“陛下,请您救救九昭大人!您不能对九昭大人这么无情!”

    “他?”刚才不是才见过他吗?绯天急问,“他怎么了?”

    “九昭大人被长公主的人带走了!请陛下速速前去!”

    “皇姐?”

    “她们说……要将九昭大人送上斩妖台处死!她们说——这是陛下您的意思?”

    她不禁一颤!

    不是……她只是想废了九昭的权势……她没想过逼死九昭……

    “他在哪里?带我过去!”

    xxxxxxxxx

    路上,她撞见了御纭天,她是来找女王复命的。

    “皇妹陛下,为何匆匆忙忙的?”

    “皇姐,九昭呢?”

    她故作一怔,回答道:“他?押入大牢了——陛下这么急匆匆的,是为了他吗?”

    “你们是不是想处死他?”

    御纭天脸上和善的笑容压不住了,她的脸色一沉,瞪了一眼跟在御绯天身后的墨佳统领。

    她冷言道:“是哪个该死的东西在皇妹面前乱说话?”

    绯天回头看了看躲在她身后的墨佳统领,现在她不想追究墨佳说的是真是假,她只问她的皇姐:“你们想怎么办?”

    “陛下的意思呢?”

    “放……”这话才露出一个字。

    对方冷冷地一笑,御纭天的气势和霸道瞬间把绯天这位“不正牌”的女王压了下去!

    “放出来吗?皇妹,你可想过后果?你是女王,你饶恕九昭,就是纵容他的所作所为:她逼公主篡位、他代你签诏书、他逼死那么多的男妃——这一切的罪孽,谁来扛?皇妹你吗?”

    生死相随,爱之伤痕(3)

    她这番话,没有拐弯抹角,那言下之意,很明显是也是在指责绯天夺位的不耻之举。碍着御绯天表面还是女王,她们动她不得——只能把罪责全转嫁在一个男侍的身上。

    她们不管他是不是守护神,死了一个,还会有第二个守护神出现。一个爱上公主的守护神,起了凡心的神的使者,对于某些人而言就是一个不可不除的祸害,她们是平民,要的很简单——只想国泰安康。

    “那……皇姐,你们……非要处死他吗?能不能……饶他不死?”

    长公主笑了笑,反问:“皇妹自己不也说他是妖吗?既是妖魔,留着做什么?”

    “皇、皇姐……”

    “哦,差点忘了,我是来禀明陛下这件事的,既然皇妹陛下已经知道了,那就这么定了,三天后,我们送他上斩妖台。这是他自己要求的,也就算作是皇妹陛下你的皇命吧。臣姐……先行告退。”

    她笑得得意——

    墨佳在她身后扶了她一把:“陛下……这……怎么办?”

    绯天眉头紧锁:皇姐说……那是九昭自己的决定?

    她是不是听错了?

    “墨佳——你带我去大牢,我想见见他。”

    “是,陛下。”

    xxxxxxxxx

    暗牢里……

    九昭听到了有人临近的脚步声,他自嘲的一笑,问着站在牢外的人:“一个阶下囚——好看吗?”

    对方笑着:“你说呢?我看着一只张牙舞爪的雄狮自己走近死牢,这一幕……可比女王换魂更好看——‘九昭大人’。”

    “九皓!”他倏的起身,大步走向他,隔着牢门,他一把拽上了九皓的衣襟!“你说什么?!”

    他拍了拍这双激动的手,九皓告诉他:“你没有听错,你也没有看错——”

    “你……”九昭发现他虚弱的身子,往日里精神奕奕的九皓早已不复存在。

    生死相随,爱之伤痕(4)

    “就算九昭大人现在掐死我,我都无力反抗你。哪怕是狱外的一个小卒……都能轻而易举的杀死我,因为……我把这二十年的修为都用在了你的女王身上——”

    他得意地看着九昭金色眼眸里的震惊。

    “我用了禁术召来了异世界的魂,一个不知名的丫头取代了御绯天,她是另一个世界里的‘她’,可以和御绯天共用一个身子的魂魄。从她醒来的那一刻,她就变成了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瓜……你是不是想问我……你的女王呢?你自己应该很清楚,她的身体本就虚弱,再加上我送给女王陛下的登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