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十三章 天定

最新网址备用
    元迦道:“她要走了你的东西,所以你来重新要回么。”

    宁浥尘想到白君见那股气势,仿佛她已经是元伽这清风殿的女主人一般,心中便有些不畅快:“不敢,那手钏说到底是你的东西。即便我再拿走,到时候不是白君见,也还会有其他人来要还的。”

    “她这样做,的确不妥。”元伽深潭般的眼底,有一股古剑隐隐的锋芒般的锐利。他又将那水晶手钏拿出来,放到桌面上:“送出去的东西,断没有拿回来的道理,你且收好。”

    宁浥尘只是勾唇微笑,并不接过。

    “元伽仙尊心慈一心想要渡我,我却是条温暖不得的毒蛇,小心自伤啊。”

    元伽也不再提起,便问道:“偷上天道,胆子不小。若是想明白了,我可以助你积攒功德抵消罪孽,重新投生为人。若别有目的,虽然你此时有避灵镯护身,但道行高深的仙家稍稍花点心思,便能将你辨认出来了。”

    宁浥尘想起,她该去找星忆了。每每见到元伽,她总会抛却一切事情,总欲图说些刻薄伤人的话,想要将他激怒。而他总是警醒从容,不喜不忧。

    她笑得有些狡黠:“你此时被那天帝关了禁闭,你若不说,谁能将我怎么样。”

    清风殿内的香如流水般下坠着晕开,宁浥尘又隐了身形化成风离开,吹散了烟。

    元伽伸出手,卜算着天干地支。他平坦的眉头微微皱起,神色显得有些凝重。

    “那么这后果,就让本座来受吧。”

    宁浥岑总算在偌大的月宫中找到了广寒宫,此时,星忆已在嫦娥的房中与她把酒言欢,又将话题往后裔身上引,她又适时地讲起自己飞升前与灭的过往,引发了嫦娥的感同身受,惹得嫦娥直伤怀,泪涟涟,开始不住地饮酒。

    玉兔不识情爱滋味,只陪在嫦娥身边看着,有一下没一下地捣着一会儿煎醒酒茶的药。

    嫦娥醉倒后,星忆试着叫醒她,她红着脸一味睡着,凭星忆怎么摇怎么喊都不醒。星忆抱起捣药的玉兔,走到了广寒宫外。

    玉兔挣扎着从星忆怀中跳下,现了人行,是个穿着一袭白衣,领子边还镶着一圈绒毛的娇俏少女。她挽着简单的发髻,垂下两条白绒的带子在背后的黑发间,显得愈发清丽惹人怜爱。

    少女一双大大的眼睛周边有些粉粉的,恍如才哭过,她抱着广寒宫门口的石狮,问道:“星忆姐姐,你要带我去做什么?主人还在里面醉着,我不能走。”

    “小玉,这个忙,你一定要帮我。”星忆脸上已没有微醺之色,突如其来的郑重,让玉兔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玉兔朝广寒宫内望了望,为难道:“星忆姐姐,先等我家主子醒了酒再说吧。你若有难处,跟她讲讲,比跟我说管用。”

    星忆拉着她的胳膊,诚恳道:“我就是知道姐姐她不会同意,才把她灌醉的。小玉,这个忙,只有你能够帮我。”

    玉兔皱起了眉头,心中愈发犯了难,她只得道:“那你且说说,是什么忙?”

    星忆的眼神十分坚定,语气不容置疑:“我想请你,帮我拿到昴日星官的炎天光。”

    玉兔听完便往广寒宫内走去:“别开玩笑了,我帮不了。”

    星忆拉着她,不让她回去:“小玉,算我求你了,只这一次!”

    “不可。”玉兔掰开她的手,便进了宫内,将大门关起。即将阖上之时,星忆却直直向她跪下了。这一跪,让宁浥尘也愣了一下。她竟将灭看得这样重要,大有豁出一切之势。

    玉兔怔住了。

    这大概是第一个跪她的人,还是个神仙。

    她想把星忆搀起,星忆却不愿起。她眼中有泪光点点,说得极是认真:“我终于知道把师兄找回来的方法了。我需要借昴日星官的炎天光一用,很快就可以还。小玉,这个忙只有你能帮我。”

    玉兔再度犯了难,她知道昴日星官待自己确实特别,若是向他借一会儿,他大约也是愿意的。她问道:“那,何时能还?”

    星忆闻言,便知她愿意帮这个忙,不禁一笑,感激道:“不久,我去趟凡间,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便可以将炎天光送回。眼下他应该不当值,该回府了。”她又变出一瓶陈年老酒,道:“方才请嫦娥姐姐饮的,便是这百年的寒潭香。我在其中稍加了些东西,能让人睡得更快一些。”

    她将之递给玉兔,玉兔咽了下口水,接过了。

    “星忆姐姐,你可要快些啊。要不然,主人醒了找不到我,此事就穿帮了。”玉兔抱着那坛寒潭香,楚楚可怜不情不愿地迈出了门。

    星忆捏了捏她的脸,道:“小玉,这份情,我会永远记住的。”

    玉兔叹了口气:“罢了,我时常看到主人也流露出你方才的神情,实在是于心不忍。”

    玉兔带着寒潭乡,去往了昴日星官的仙府。星忆则跟在她身后,伺机而动。宁浥尘则跟着星忆,暗中留意着,以防出现什么意外。

    玉兔求见,一听是她来,昴日星官便亲自迎接。但见他冠簪五岳金光彩,笏执山河玉色琼。袍挂七星云叆叇,腰围八极宝环明。

    只是他面庞上如山峰般突兀的鼻子,显得有些美中不足。但这通身的气派,一看便是位有身份的富裕的神仙。

    昴日星官笑盈盈地将玉兔接入了府中,玉兔倒也不负所托,将昴日星官灌得半醉,又提出想要欣赏他的炎天光。

    昴日星官为了满足她的愿望,便祭出了炎天光。那道光芒如一道微型闪电一般,是璀璨夺目的金,却并不刺目,煞是好看。玉兔又趁机多灌了他几杯酒,让他昏睡了过去。

    玉兔收了炎天光,避开耳目跑到一处僻静之地,等待星忆的现身。

    星忆见她得手了,便出来与她相会。她从玉兔手中接过炎天光,包含期待地将之收好,道:“小玉妹妹,大恩大德,铭记于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等我。”

    星忆微微一笑,便转身离去了。

    玉兔看着她背影消失,心头忽然咯噔地跳了一下,有种说不上来的奇怪感觉。仿佛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此后皆是一片不真切的茫茫。

    宁浥尘知星忆成了,便先她一步回去玄月宗。途中,她收起了避灵镯,将自己的气息大肆盛放。临近玄月宗时,她已察觉到灭的气息已渐渐逼近。

    迦琐罗还未醒来,宁浥尘回到原处,心想着灭大概已经知道她所在之地,便重新将避灵镯戴好,静候星忆的到来。

    而她们两人都没有料到的是,星忆刚走不久,昴日星官的母亲毗蓝婆菩萨便来到了他的仙府中。见他酩酊大醉,立即施法让他清醒,颇是不悦。

    毗蓝婆菩萨一看到旁边心虚的玉兔,便知此事必不简单。一番盘查,知道丢了炎天光,便立即命令昴日星官下凡去取回。

    星忆急匆匆地回到玄月宗,动静惊醒了迦琐罗。

    宁浥尘明知故问道:“星忆仙子,可曾得到宝物炎天光了?”

    星忆点点头,道:“费了一些心思,眼下我们得快些将我师兄找到,这炎天光还得早些还回去。否则闹大了事情,我便难交差了。”

    迦琐罗凝重地望着玄月宗山顶降下的黑色魔气,道:“不用去找,他来了。”

    灭出现在三人身前,此时的他,已被心魔所控,煞气汹涌,双眸含血。

    他二话不说,便向着宁浥尘袭击而去。迦琐罗挡在宁浥尘身前,颇为艰难地接下灭的攻势。以他的功力,撑不了片刻便会败阵,便朝着星忆大喊:“快用炎天光啊!”

    星忆才祭出炎天光,空中有一朵祥云降临,云头站的赫然便是昴日星官。他面路怒色,将炎天光收回了袖中。

    星忆的声音甚至带上了一抹哭腔,近乎乞求道:“卯日星君,请借炎天光一用!”

    “炎天光是本君的法宝,不告而取是为偷。星忆仙子,本君定要在天帝面前参你一本。”昴日星官对于别人觊觎自己的东西,犹是愤恨。特别是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仙子,竟敢撺掇他心爱的小玉来欺骗自己,想到此处便更加怒不可遏。

    迦琐罗受到了灭的一击,飞了出去,撞倒了一堵墙。又流着血,从废墟中起来,去缠住走向宁浥尘的灭。

    昴日星官注意到了此处原有个魔在作乱,一时间有些心软。星忆需要炎天光,原是有所用的。

    “星君,求求你了!”星忆急道。

    “罢了,先收了这邪魔再说。”

    昴日星官正欲祭出炎天光,一道佛音便落了下来:“吾儿速归,此事自有天定。”

    是毗蓝婆菩萨的声音。昴日星官闻声,便不再理会星忆那万般希冀的眼神,回去了天道。

    迦琐罗再也撑不住,这一次的倒地,却没有力气再爬起来了。

    灭渐渐走向宁浥尘。

    宁浥尘表面泰然,心中却极是忐忑。此时迦琐罗的意识还十分清醒,若自己再不出手,命就没了。可若出手,便会被他知晓自己其实是魔的身份,他是那么厌恶邪魔,又该如何看待自己呢。

    灭已伸出手,向她袭去。

    就在宁浥尘欲放出魔之力护体的前一刻,星忆张开双臂出现在她身前。灭那一手,便穿刺进了星忆的胸口。

    灭迟疑了。

    “你连我都不认识了,还有什么比这件事更难过……”星忆眼角淌下星辉般瑰丽的泪,流下了成仙千年的孤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