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十一章 承情

最新网址备用
    看来,那时萧知星牺牲自我,救了一百余人,积攒下了深厚的功德,死后便元神飞升,成仙了。

    星忆端详着宁浥尘,愈发觉得奇怪:“你是凡人?不对,那你又是如何做到潜入本仙的过往中去的。”她又警惕道:“你到底有何目的?”

    避灵镯正堂而皇之地戴在宁浥尘的手腕上,她想,星忆大约不认识白君见从蓬莱带来的仙物。看来这避灵镯,不仅能掩盖去主人身上的气息,连自身都不会漏出一星半点的仙气,是件极好的辅助之物。

    宁浥尘笑道:“我没有害你的心思,请仙上放心。”

    星忆并不相信,施以仙术凭空掐住了宁浥尘的脖子,微微把她提了起来,只能前脚掌点着地:“你最好如实交代!”

    宁浥尘脸色涨得通红,但依然镇定从容:“仙上,我并无恶意,不知怎的闯入你的过往,但此番下来,我可以帮你实现你想要的……”

    听到里头的动静,迦琐罗从睡梦中醒来,破门而入。一进去,就看到宁浥尘被一个美丽女子控制的画面,以为星忆是恶人,便上去便打断了她的法术,与她打斗起来。星忆见此处竟然还有一人,且此人身手非凡,神勇过人,自己竟也感知不到他的气息,着实奇怪。

    星忆并不想惊扰了这里的凡人,便从窗户中飞身而出,迦琐罗也紧紧跟上。宁浥尘此时不便动用法术,心中暗暗叫苦,只能迈动着两条腿出去找他们。

    星忆与迦琐罗到了一片较为空旷的草地,两人便在这上面打斗了起来。星忆暗自诧异,眼前这个长相俊美的男子,身上并无半分特殊的气息,可他的实力竟然在自己之上,再斗下去,反倒是自己将要落败了。

    她佯装打出重重的一击,迦琐罗凶险地避过,而手腕上的避灵镯却擦到了星忆的仙力,掉落在了茂盛的草丛里。

    “阿修罗?”星忆原想趁此时机回到天道,却被迦琐罗周身散发出的神力所吸引。原来,他是半神阿修罗的后人。

    迦琐罗追了上去,怒道:“伤了卡萝拉,就想走?”

    星忆重新开始招架,同样怒道:“你就这样信任她?是她挑衅我在先!”

    迦琐罗大肆地施展着神力:“你是天道中人,她只是寻常阿修罗子民,如何与你产生交集!”

    宁浥尘望着在空中缠斗的两人,感受到了迦琐罗身上的气息。若是再打下去,恐怕不消片刻,灭就会找上来。那时,迦琐罗就会有危险了。

    她刚想喊迦琐罗住手,忽然想到,如果灭再次见到他生命中最重要的萧知星,会做出如何举动?

    最后,她选择了缄默,静候灭的大驾。

    一团浓郁的黑气如约而来,落在草丛之上。

    他来了。

    宁浥尘唇畔勾起一抹笑容。

    迦琐罗与星忆都察觉到了有邪魔到来,两人便停了手,朝那团黑气看去。灭周身的魔气散去,那双血红的眼,在黑暗中尤其醒目。星忆愣住了。

    灭渐渐走近的身影,与记忆中那个最熟悉也最陌生的人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

    “师兄?”她难以置信,向他走去,想看得真切一些。

    灭也朝着她走来,可他眼中并没有她,只是视若无睹地经过了她身边。他杀意汹涌,满身煞气,越靠近迦琐罗,周身的魔气便越发暴动。他如虎狼捕食般,扑向了迦琐罗。

    迦琐罗骂了句该死,又开始迎战。

    灭这副模样,与他当年在玄月宗上发狂杀戮的情形,有过之而无不及。如今的他,全然已成为一个魔了。

    星忆施术,竭力去稳住灭的杀意。她沐浴在一片璀璨的星辉中,灭周身也覆盖上了一层星光。他手上的清心戒,也开始发挥起了作用。星忆恣意地消耗着自身的仙力,去帮助灭平静下来。

    迦琐罗发觉灭渐渐变得迟缓,他眼中的红芒也消退了。他便不再恋战,回到宁浥尘身旁,把她护在身后。

    灭恢复了心智,星忆也将星辉撤去,一张脸已少了许多血色。

    “师兄,真的是你?”星忆快步走去。

    她的声音,他一听便认出来了。

    灭身形僵硬,始终背对着星忆。星忆有意向与他相视而立,他总是绕过身去,不愿看他。

    星忆伸手去拉住他,灭闪身避开,道:“仙子,你认错人了。”

    灭化成黑色魔雾,落荒而逃一般走了。

    迦琐罗看到这一幕,回想起今晚一连串的事情,仿佛是一个完整的圆圈。而事情的起源,便是他身旁的卡萝拉引发的。星忆对他说的那句“你就这样信任她”忽然在心头如雷鸣般地响起。

    他又想去了解,又害怕事情的真相会让自己难受。他有些伤怀:“卡萝拉,你真的没事吗?”

    宁浥尘见他所问的语态,与往日那关切的模样不太一样,心中竟有些发虚。她说道:“我……”

    “你没事就好。”迦琐罗打断了她的话,宁浥尘对他并没有恶意,这一点是他明明确确能感受到的。他选择不主动去揭开她的秘密,暂时不多做感想。

    星忆走了过来,对宁浥尘道:“我有话想跟你说。”

    “我就在一旁等你,不会给她伤害你的机会。”迦琐罗留下一句话,知趣地先离开了。

    宁浥尘道:“星忆仙子,请说吧。”

    星忆开始娓娓道来:“你从我的过去中,大约没看到故事自我死后是何样的。我用自己的性命,换来了他的清醒,救下了玄月宗剩余的一百一十七位弟子的性命,有了深厚的功德福泽,元神便得以飞升成仙,成了天道布星挂夜的神仙。那时候,我在人间苦苦找寻师兄的踪迹,却寻不到半点他的影子。今日一见,才明白他已经坠入魔道。可他,似乎不愿意见我。”

    这与宁浥尘猜想的几乎一致,她问道:“所以,你想让我怎么样?”

    星忆通透的双眸注视着她,坚定道:“你知道如何能把他引来,对不对?你费尽心思找到我,又利用了那个阿修罗引来灭,告诉我,你的目的是什么。”

    这正是宁浥尘想要的。她微微收着下巴,坦坦荡荡地接受着星忆目光的审视,沉着道:“我可以帮你再见他一次,甚至可以告诉你,如何能让他变回以前的样子。”

    宁浥尘的话,让星忆觉得出乎意料,不可捉摸。她并不知宁浥尘的真实身份,是好是坏。这样不计回报地施以援手,来日,她该如何偿还这样一份人情?

    “本仙不喜欢欠人情。”

    宁浥尘垂眸,淡然一笑:“不是我不愿开口,而是我要的,你给不起。”

    她要的,是魔道的父师之位,是修罗道藏着的那颗女娲石。星忆,不过是她对付灭的一颗棋子。所以,这个人情,星忆只能承着。不求回报的帮助,远比目的明确的帮助,要回报更大的代价。

    星忆没有见过如此清狂的凡人,竟看不上一个神仙的回报,便似笑非笑道:“待此事完结,本仙倒是对你的事很感兴趣。”

    宁浥尘告诉星忆:“如果彻底要使灭恢复清醒,变回以前,就必须毁坏他与魔签订的契约。为了尊重魔,修炼者通常不会把噬月典放在随身空间,而是找到一个专门的地方静置着。我们,必须找到灭所修炼的那部噬月典。”

    宁浥尘从萧知星与灭过往的那一段中了解到,噬月典这部功法,主要便是讲述凡人如何修成魔的。如果不承魔的心头血,凡人只能慢慢修炼,与魔签订契约,将自己的灵魂献祭给魔,从而获取魔借给自己的力量。练至大成,便彻底成为一个魔。待灵魂被与签订契约的魔蚕食干净的时候,他便会沦为一具只会杀戮的行尸走肉。契约,便是那本噬月典。

    玄冥北死后,灭就继承了他的契约,又重新与魔订在了萧清夜的那张人皮上。

    星忆道:“既然如此,便回一趟玄月宗。那是他最可能会藏噬月典的地方。”

    三人便由星忆带着,连夜去了玄月宗。

    日出东方,玄月宗所在的山头,笼罩在一片赤红如火的光芒中,苍凉悲壮。

    宗内,却已物是人非,荒凉一片。曾经的三门六阁十二堂,皆已不复存在。自灭杀了玄冥北后,那一百一十七名弟子便下了山,玄月宗就此没落,绝迹江湖。

    迦琐罗观望着偌大的玄月宗,道:“这里这么大,该从哪里找起?”

    “我和灭最好的回忆,都留在星月堂了,兴许在那里。”星忆急匆匆地往星月堂赶去。

    星月堂比其余的地方,还要破烂陈旧。厚厚的灰尘,遍布的蛛网,残破的家具。自封归恨死,灭失踪的那天起,这里便无人打理了,如今也是一副无人踏足的样子。

    刚踏入里面,灰尘便四起,让人鼻中痒痒的。

    星忆闭上眼睛,施展仙力弥漫在整个星月堂中,没有发现噬月典的踪迹。

    “怎么会连这里都没有?”星忆有些惶恐,难道灭已经摒弃了所有前尘往事,心中一点往日的温情都不剩了吗。

    随后,她又带着宁浥尘和迦琐罗去了禁地日月长轩,玉女峰上的琼玉阁,甚至玄冥北所住之处,都没有找到。